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3.09.28

 

 

城市之歌  作者:邵僩   

    當昨夜的殘燈還沒有完全熄滅,當昨夜的殘星還沒有告退,而城市便充滿活力的甦醒過來;他好像活動著筋骨興奮的說:「今天又開始了!」

許許多多車輛的行駛聲彷彿是城市的心跳。

許許多多湧入的人們彷彿是城市的血液。

空氣是涼冽的;晨風慢慢的吹拂過大街與小巷,晨風也慢慢吹拂過大廈與陋屋;他要告訴大家:空氣中正存在一種氣息叫做「晨」,如果人們深深的吸一口氣,那「晨」也會化作人們的血肉,並且鼓舞起生命。

所以「晨」是可以飲的。

你看那些飲了晨的人,在公園的草地上打拳、練劍、跳土風舞,精神多麼充沛。

你看那些飲了晨的學生,正站在公車牌那兒捧著書本,神情多麼專注!

還有巍峨的高樓與高樓,一旦受到陽光的普照,他們冰冷的鋼骨水泥的胸膛也有了暖意;因為一批一批上班的人走進了大廈,他們鮮明、繽紛的服飾為高樓腑臟帶來了活躍;很多的辦公室響起了電腦和打字機的歌唱,很多的手填寫著貨品名稱和阿拉伯數字,很多的信函要寄到遠方去……但大廈玻璃的面孔仍舊是嚴肅的、期盼的;只是隱藏了自己情感中的愛。

城市的成長永遠不會停歇。

怪手猖獗的挖掘著老屋、馬路,不少的過去只能留在腦中當做一頁懷念,一首可唱的歌;因為新的一切,又會在明天矗立於地平線上。

城市啊!是在勇邁、疾厲的奔騰;用牠的蹄。

城市啊;是在急遽、競逐的行駛;用它的輪。

當我們置身在城市的時候,我們也會感染到那份奮揚和匆忙,同時更加速自己的腳步。

商店街的人潮洶湧,飯館裡高朋滿座;車子追逐著車子,路邊停車找不到車位;警車吼叫著去逮捕犯人,一位老先生緩緩踱過馬路;書店裡的年輕人依然像駝鳥埋首在書頁中……咖啡店裡永遠囚禁著音樂漢情侶……這就是城市的掠影。

夜幕低垂,一盏盏的燈亮起,閃爍的霓虹燈把城市點綴得華麗、璀璨;有如要去參加一個宮廷的盛宴。

但繁華與享樂均屬雲煙;倘若我們是夜空的星辰,那時候會發現很多的窗內,都洋溢著天倫的歡笑與幸福和悲寂已隨著垃圾車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