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4.04.26

 

詠物散文觀摩咖啡,香
     
 

第一次喝咖啡,是在好久以前。有多久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香味,因為這也是第一次,我發現除了洗澡以外還有其他的香氣會隨著煙霧繚繞。那是一種陶醉,一種迷戀。

  隨著時代的進步,咖啡不但流傳到世界各地,種類愈顯多樣,價格也從低如一杯二十五元的紙杯外帶到高如一杯二百五,附碟子、小匙、沙發、木桌、古典音樂,還兼具優雅氣氛的精緻小磁杯。呈現方式更出現了罐裝、紙盒、保特瓶、充泡包,甚至除了咖啡專賣店之外也很容易在一般泡沫紅茶店找到,若是有此興致,熱衷此道者還可以買咖啡豆回家自己煮,享受親手調製的美味。

  有冰的,有熱的,咖啡就是這樣一種一年四季不分早晚都可以盡情品味的飲料。夏天,隨手一罐冰咖啡可消暑解熱,清香使人愉悅,精神亦為之大振;冬天,桌前一小杯咖啡溫暖你的雙手,凝視杯中煙波瀰漫的湖面,看似混沌實又不失純粹的深不見底。以左手持杯耳,右手上的小匙沿著湖畔繞圈,一圓又一圓的漣漪在令人心動之餘召喚世上最濃郁的香氣強迫你心神蕩漾。你失去回神的能力,忍不住湊上前想一親芳澤,那渾然天成的馥郁很不要臉的藉機挑逗你。雖然它不要臉,你卻欣然接受,沒有拒絕-因為沒有理由拒絕。你任其恣意往鼻裡鑽,穿過一條條已經麻醉的神經,直到大腦發出歡樂時的訊息。而你不知情,因為你來不及,也無暇顧及。

我不是那種一仰頭就豪邁地把苦澀的一如拿鐵或黑咖啡喝乾的男子漢,所以我喜歡加糖,享受加奶精;喜歡加糖是因為咖啡會變得比較好喝,而享受加奶精則是因為咖啡會變得比較好看。把一粒粒乳白連成一線的注入你的湖,那細得像絲一般的白會跳著妖媚的舞姿惑人心神,你不敢驚動她,只是瞪大眼睛,安靜得到像守規矩的觀眾。那亂中有序的神態讓你把她誤認為美,而你並不是真的認為,至少你沒有那麼相信,只是被迷住了而已。就像是一個魔法,那清澈的白與你的湖之間開始沒有界線,先前易見的分野逮住你忘神的空間逃離模糊的視線。你後悔了,後悔沒有看見這個魔術的過程,但是一杯咖啡的面目不再可逆,你也莫可奈何,而且一向如此。

不要再等了,舉杯用舌尖迎接這期待已久的洗禮,直直入喉,哥啦哥啦一口氣。

眼睛細細瞇成線,笑得很白痴,你舔舔嘴角,正自意猶未盡,這場夢就已經醒了,一切快得只能回味。你發現只是小小一杯卻讓你如此失去自我,毫無任何抗拒的餘地,淪陷,而且陷到好深好深,就像愛上了甚麼,無藥可救。

我說過,我不是那種一仰頭就豪邁地把苦澀的一如拿鐵或黑咖啡喝乾的男子漢,所以對我來說,只要給我咖啡香,我就能輕易滿足,那一丁點兒毫不起眼的神秘所能引起的沉迷難以想像,總之,很大。

我愛咖啡,因為我真的愛上了她。很香,很美,也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