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4.08.29

 

歷史上的后羿
 

作者:余愚

 
 

每逢中秋節,大家都會想到嫦娥,讀到嫦娥,免不了聯想到后羿。后羿,傳說中與史上記載有出入,故本文特別從史書來談后羿之其人其事。

南宮适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盪舟,俱不得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此語出於《論語․憲問篇》,是說有個名叫南宮适的人請教孔子:「羿擅長射箭,奡精於水上作戰,最後都未能壽終正寢,禹與稷親自下田耕種,最後卻得天下。」孔子當時聽了沒回答,等南宮适退出房間後,就讚美說:「這個人,真是個君子,這個人真崇尚德行!」從以上短短的對話,可知孔子讚許南宮适提出尚德不尚武的佐證,也間接肯定禹、稷(周的始祖)行仁政而有天下的作為。至於羿與奡的尚武行為,雖無直接譴責,但卻予以否定。

    關於羿的傳說,古書上有許多記載,甚至夾雜著許多神話,尤其是與中秋節有關嫦娥奔月的故事,傳說中嫦娥就是后羿的妻子,後來偷吃了長生不死的靈藥而飛奔月宮。據說,她奔月之後想起了丈夫平日對她的好處和人間的溫情,對比月宮的孤獨和淒涼,很快就感到後悔。唐詩人李商隱曾有詩感嘆:「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至於后羿,最為一般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射下九個太陽的故事。

    相傳堯時,天上有十個太陽,烈日當空,土地被烤裂了,莊稼枯乾了,人們熱得喘不過氣,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人民簡直無法生活。危機出英雄,羿受眾人拜託,設法解決人民苦難,只見他輕舒猿臂,拉起彎弓,對準太陽射去,箭箭射中,九個太陽都應弦而落,只留下一個留給人類光明和溫暖。這些神話不但見於《山海經》、就是《淮南子》《楚辭》也都有記載,雖然羿射九個太陽的故事是家喻戶曉的故事,但正史確有其人其事。

    堯舜時所行的禪讓傳位的公天下,到了禹就由於治水的大功,解決人民的洪水問題,人民深為感恩,在其死後,擁其子啟即位,《史記》「禹子啟,賢,天下屬意焉。」啟之後帝位就改變為世襲的家天下,夏朝就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朝代,王位由父子相承,優點是繼承者角色明確,政權易於穩定,但賢明的父親未必有賢明的兒子,若是繼承者不賢,則往後會帶來國家極大的危機。很不幸,夏朝才開國不久,這種危機就浮出檯面。

啟死後,由太子康繼位,他成天只知打獵、飲酒、享樂,不理朝政,常常數日不回朝。有一次,他帶全家到洛水北峰打獵,朝中大事無人過問,民怨沸騰。更糟的是,他一連打了一百天的獵,引來人心叛離,就在此時,后羿利用百姓反對太康的心理,起兵奪取安邑,把太康阻在洛水不准他回來。

后羿自立為帝,號稱有窮氏。他雖武藝高強,箭法冠絕天下,但是他和太康一樣,也特別喜好打獵,對國政依然少理,又加上不能知人善任,最大的致命傷是寵信詭計多端、 陽奉陰違的寒浞,於是后羿無論大小事都交給寒浞處理,事實上寒浞野心極大,一心想謀取王位,於是千方百計買通后羿的家奴逢蒙,趁後裔射獵回來,酒醉不省人事時,謀殺后羿,這就是南宮适問孔子:「羿善射,奡盪舟,俱不得死然。」的理由。

太康失國主要是因為失去民心,百姓不願再受這個昏聵荒淫國君的領導,后羿才能兵不血刃奪走太康的天下。當后羿叛變時,太康原寄望諸侯出兵協助,但諸侯卻按兵不動,他眼看返國無望,只好逃到斟尋(河南鞏縣)去依靠同姓諸侯,由於抱著失國的悲痛,又難以忍受流亡的辛苦,不久就抑鬱而終。太康死,仲康立,仲康死,相立,但兩人均受寒浞趕盡殺絕追殺而死,一直到相的兒子少康,才得以中興,這是史上有名的「少康中興」。

據《左傳》哀公元年:「少康逃奔有虞,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二女),而立邑於綸,有田一成,有眾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眾,撫其官職,遂滅過、戈,復禹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意味少康在寒浞的追殺下,逃到有虞(舜的後裔),此時諸侯名叫思,早已不滿后羿及寒浞的暴政,又見少康器宇非凡,大有夏人先祖的遺風,就讓他在部落中擔任廟正(管理膳食的官),加上他先前為復國準備的各項本領,已是文武雙全了。後來虞思又見他為人忠實可靠,精明能幹,便把自己女兒嫁給他,並贈送「綸邑」這塊土地,決心助其復國,雖然僅僅「有田一成,有眾一旅」,地小兵少,但對少康來說卻是恢復夏朝的根據地和武裝力量。在他細心經營下,生產發展,社會安定,百姓安居樂業,綸邑成了遠近馳名的樂土,許多人紛紛前來投靠,可真是「近者悅,遠者來」的仁政,於是少康的力量也慢慢強壯起來。

此外,他也整軍經武,儲備糧食,默察天下大勢,見寒浞父子多行不義,早已失去民心,少康見時機已到,條件成熟,便出兵討伐寒浞,義師所至,紛紛響應,雙方交戰,寒浞潰不成軍,並在戰亂中被殺死。少康在人們的歡呼聲中,收復了夏的故都,他祭祀先祖,安撫百姓,整頓內政,待實力更加雄厚再起兵消滅過澆和戈猜,恢復夏朝的失土,重建先祖的仁風。

所謂「有田一成,有眾一旅」,一成指方圓十里的田地,一旅人也不過是五百壯丁而已,但少康為何能以此建立中興大業呢?乃因他「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眾,撫其官職」。這正是南宮适請教孔子:「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尚德之明證,否則單憑「田一成,眾一旅」,恐怕難有大作為。孟子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又曰:「仁者無敵。」而民心的向背更有如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因而古之明君都行仁政,崇尚道德,以得民心,像堯、舜、禹、湯、文武、成王都是如此,當然少康的中興也不例外,相反的,像太康、后羿、寒浞不但昏聵、荒淫、暴虐,更失民心,自然只有自取滅亡。因而后羿實際上並不只是一般傳說中那個射下九個太陽的神箭手,而是一個尚武、善射,奪太康政權、又不知好好治國,不得民心且死於非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