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4.10.25

 

白色曼陀羅
 

作者:林清玄

 
 

五月末的時候,我散步過仁愛路,看到安全島上的菩提樹已經褪盡了老葉,新芽從樹椏間萌發。

菩提樹的新葉與一般的樹不同,是由淡淡的粉紅轉成黃綠,然後翠綠,最後成為青綠,那過程同時在一棵樹上發生,使得菩提樹有著非常美麗的風姿。

就像往年一樣,在菩提樹換葉的時候,我經常會路過仁愛路,去感受季節的變換,感受時光的流轉。

站在菩提樹下,我會想到二十幾年前一位青年的背影,當時那個青年剛從遙遠的鄉下來到城市,住在仁愛路與銅山街口,為了省下坐公車的錢,每天背著畫具,從安全島的大王椰與菩提樹走過。

為了考上大學的美術系,每天在畫室裡用素描畫文藝復興的石膏像,用水彩畫擺著水果與靜物的桌子,用水墨臨摹著千遍一律的名家畫作,一天又一天、一日復一日的感覺自己內心豐沛的創作力正在萎縮。為了考美術系,美的追索也一段一段的被斲傷了。

有一天,在畫室臨摹一幅黃君璧的瀑布一直到黃昏,然後走仁愛路回家,也是五月末稍,突然被菩提樹新葉那驚人的美而震懾了。

「這不正是我在尋找的美嗎?」

「這不正是活活潑潑,在生活中充滿了能量與啟示的美嗎?」

「這不正是比石膏像更真實,比靜物更生動,比臨摹更有創造力的美嗎?」

青年站在菩提樹下這樣想著,從此確立了在生活中尋找美學的態度,對於美,從此無疑了。

一轉眼,那青年回過身來與我對望,菩提樹仍在,我已經鬢髮斑白、齒牙動搖了。現在,我走過菩提樹時,不只看見了美,我看見了生的無常、愛的流變、人生的不可住留了。

由於經過生命裡太多的偶然,才發現所有的偶然是生命必然的一部分,縱使這看來不動卻啟示我們的菩提樹,它也不是偶然存在世間,是因為情的必然而來到人間駐留。

當它站著,俯視著多少年輕情侶的的誓言,然後看到他們的婚姻逐漸的黯淡,最後看到飽受情愛摧折的老年從樹下走過,那麼,菩提樹不正是有情的見證嗎?

有情並不可畏,怕的是不能在有情中一直維持著美與愛的心靈。

有情並不可畏,雖然有情就會有貪戀、有執著、有無明的時刻,但是,有情也就有緣、有愛、有美,有心靈的體會與境界的追求。有情,確立了我們的人生,也確立了我們的存在,這不是偶然的,正如綠色的菩提樹並非偶然的存在世間。

在五月的時候,我常常走過菩提樹下,穿過凱悅飯店的迴廊,走過中強公園如茵的草地,登上郊區的象山,去看正在盛開的曼陀羅花。曼陀羅花整樹盛開時,常常多達一兩百朵,花形似百合,卻比百合優雅纖長,有如在樹上掛滿白色的法國號,有著非凡的動人之美。

有一次帶朋友去看曼陀羅,朋友問我:「曼陀羅化與百合花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我說:「曼陀羅花是無心的。」

我們仔細的觀察曼陀羅花,會發現它的內部空無一物,這在其他的花中是少見的。

朋友說:「我終於懂了,為什麼佛教莊嚴的壇城稱為曼陀羅了,因為曼陀羅是無心的。可是,聽說曼陀羅有毒,是真的嗎?」

「曼陀羅是有毒的,如果我們不貪愛碰觸,只欣賞它的美麗,對我們就只有美,沒有傷害。何況,曼陀羅花聽說可以提煉出很好的麻醉劑和擴張劑,是治療氣喘非常有神效的植物呢!」

從象山下來,我想到情愛原是中性的,一旦有了貪婪與執著,情愛是有毒的。

只要能保持無心,有給予和利他的胸懷,情愛正是悟道之因,是生命境界提昇的要素。

菩提樹與曼陀羅,不都是明明白白在啟示著我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