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4.12.06

 

首獎--飲饌之間

許嘉瑋,苗栗竹南人,一九八二年生,目前就讀於政大中文研究所一年級。創作以詩為主、散文為輔。曾獲大墩文學獎散文佳作、乾坤詩獎古典詩佳作、第三屆宗教文學獎新詩佳作等。(取材自「2005/11/12 聯合報」)

 

母親探訪市場裡熟悉的攤販

路徑、時間固定

彷彿糖與鹽之間的比例

只有在不如意時

偶爾隨天氣改變

 

交談,也許有人想起

忙不完的瑣事:甘願或不甘願那些

想起陽台上襯衫被懸掛著流淚,等待天晴

假日則按整個下午遙控器

想分辨正常和平常

何者類似忘了調味的湯

 

玻璃窗無意折射光線

午後的廚房如煙、如霧

瀰漫在呼吸間

熟悉重複的時光

日子沒有隨日曆堆積,反而消瘦

 

至於盤中,幾尾魚離開海洋

有的左臉露齒微笑

右側則溼潤如淚,有的選擇靜默

選擇寬容各自的生活

餐桌外眾聲喧嘩

 

勾針在塵封多年後

更像母親的個性

晚餐後繼續即將成形的毛衣

也許一輩子就這樣度過

如同刷牙時觀照鏡子

那樣自然而

平淡,也是一種坦然

 

 

二獎--早晨

─張郁國,筆名果果,一九七七年生。曾獲海洋文學獎、府城文學獎、黑暗之光文學獎、網路上的「楓情萬種文學獎」。仍以看電影讀小說來逃離現實生活,但不知道可以這樣混多久,畢竟現實是很強大的一股力量。(取材自「2005/11/12 聯合報」)

那些早晨起床到小山丘健身的人們

是與蝴蝶從同一個夢境飛出來的嗎

 

掛條毛巾像白色馬蹄鐵

老人一天的開始也是新鮮的

與地球恆常的磁性

永遠不會失去準度

有願望的時刻會合掌

儲備瞬間列席又倏忽消失的感動

像風,語言飽滿,卻特別容易輕靈

譬如樹葉,蒲公英和飛鳥的羽翼

都同時降落

 

美好沉思蜿蜒到這條小徑

蟲聲則鋪妥在路旁

被佈置來遮蔽整座丘陵

往腳底小鎮的觀照

該是一種菩薩以注視

挪移了其中某扇窗牖的光線

 

尚因某顆葉子底下的蛹

微不足道,曖曖發光

而忽然領悟

陋室銘文中那股德性

是時間在擴散著香氣

又與時間一同被烹煮出來

 

如果,收集所有季節

關於早晨的禱詞,聽到了

每個家庭圍坐在桌前

享用各式餐點的淋漓欲滴

就像光線敷在麵包上

會看到令人滿足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