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4.12.13

 

 

傳承何承駿

(92年尤史尚老師班畢業校友,目前就讀政大政治系)

每天,匆匆忙忙,在人擠人的捷運、公車上輾轉。

士林到木柵,這條路我背得爛熟。

上千次的來來回回,將心中對某處的思念,一再的重新挖掘,這裡埋著我的無盡思緒,高中三年庸庸碌碌的生活,就彷彿在捷運「隆隆」的穿梭聲中,一點一滴地被喚起。

畢業後的兩年裡,我總是在下課後的傍晚走進圖書館,伴隨著一頁頁的翻書聲度日。再次出來的時候,天空早已不再慵懶的微笑,政大美麗的黃昏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微冷的晚風。伴隨著些許的細雨,遠處零星的燈火與星空連成一體,想家的情緒油然而生。

疲憊的身軀踏上了晚班的公車,我在車子的尾端處坐下。頓時,眼睛微張微張,家,就快到了!

譁然一聲,一群高中生蜂擁而至,為公車沉靜的氣氛注入了活力,莫名的親切感將車內的溫度匯集起來,原來是我的學弟妹啊!

不同於從前的白綠的運動衫,學弟妹所展現的是更搶眼的橘色與黑色,那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因為──景文,讓我們拉得好近好近。

看著一個個學弟妹愉悅的笑容,我在一片歡笑聲中,找尋了埋藏在心中的那塊瑰寶──景文。

那三年,有苦有樂,有喜有悲;有哭泣有笑聲,有斥責也有掌聲。

我在這裡學習、成長及蛻變,擁有好多且好深的回憶。但是最讓我懷念的莫過於是當時平淡無奇,現在卻回味無窮的校園生活,尤其是高三那段共同奮鬥的日子。

我永遠忘不了,高三那年的班際排球比賽,大家是如何站在同一條線上,為整個團隊盡心盡力。也許那時課業應該擺第一,但我完全不後悔,在短短一個月的練習期間,我們一起流過的汗與淚。

一直以來,運動比賽對我們──後段班級來說,是唯一能得到掌聲的機會。

每天放學,大家彷彿都有各自的使命,比賽隊員無不紛紛就位,在唯一懂得排球規則的隊長指揮下,練習著這完全陌生的運動。往往為了接一個攻擊球,弄傷了手腕;往往為了救一個落地球,摩破了褲子。也許姿勢不夠標準,默契也不夠契合,但大家上下一心,同心協力的感覺,真好!

隨著比賽的接近,在繁忙的高三課業中,我們選擇犧牲每個週五的晚輔,請假的請假,買水的買水,同時,一次次的跌倒,也一次次的站起。

在學測逐漸來臨的日子,我們放下了個人的成見;放棄了私人的利益,因為,我們只要綜三2能拿下冠軍。                         

 

也許這就是團隊精神的力量,抑或是上天給我們一個團結的機會,我們一路過關斬將,當面對技高一籌的隊伍時,依然能靠著全班失聲吶喊的加油聲,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就這樣,我們一路打到了總決賽。

而身為候補球員之一的我,則將這一段歷程深深地印記在心中。

原來,比賽的目的不是最後那剎那的勝利,而是中間奮鬥團結的過程;原來,教育的初衷不只是聯考分數上的數字浮動,而是取得藉由努力以驗證成功的公式。那三年,我們在校園的各項競賽中學習團結,也在師長的諄諄教誨上學習努力,這種患難與共的革命情感,不正是景文所培育及營造的求學精神!

跨越了往事的記憶與思路的縈繞,如今,我依然慶幸仍保有景文的傳統,不論是在政治學系的課程中,甚或是一般的待人處世上,我都十分重視團結氣氛的和諧,並每每以領導者的身分將數個個人的努力,團結以換取更大的力量。

努力使人晉升成功,甚至變得高不可攀。正因如此,我們需要團結力量,來對抗人性的自滿與慵懶。倘若各位學弟妹與我當時初進景文一樣,都被外界主觀地認定為不夠努力的孩子,那麼我們更應該拾起團結的生存法則。

這一陣子,舉凡是在新聞、網站等媒介所得知景文的消息,似乎有些是負面的。身為學長的我,除了痛心與感慨外,能夠幫助學校的就只剩下將學弟妹目前所遇到的阻力,用學長的經驗去化解。景文精神,賦予了我在這三年所得到的力量,這股重新自我認同的建立,因為團結而變得隨手可得。

此後,我們不再需要課業上考試的分數增減,來證明個人努力的成就與否,運動與生活一樣可以為我們爭取團結的殊榮,這個過程中的成長將遠遠大於主觀、閉塞的文字遊戲。

而這股團結的精神正發揮於以景文為「家」的前提上。沒有了「家」,我們將無法團結,也無法放下彼此的成見,正視共同築夢的未來。

景文在過去數十年的茁壯,正因為有「景文人」的團結,如今回首,我們深感驕傲之餘,也希望能把這份榮耀傳承於學弟妹。

並且,讓它延續,讓它成長,也讓它落地生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