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5.04.04

 

「我17歲,我愛讀書」聯合報校園故事徵文:

17歲,胸懷千里,目光遠大,正是熱愛讀書好時節。

追趕最火熱的那本書,用來傳遞情意的那本書,一群好友一起角色扮演的那本書,在校園的特別角落讀的那本書,考試之前總想閱讀的那本書……請你分享你的讀書故事、校園生活,宣揚你獨到的17歲主張。

【我像書中描寫的植物一般,吸取寄主的養分──徐哲彦(花蓮高中二年八班)

燈光被狠狠壓在這一頁,咆哮著不情願。忽明忽滅的抗議,並不動搖我的渴慕,不改視線,翻頁。離家出走的文字,以慵懶的姿態,在我思緒中,踏著零落稀疏的步伐,朝著沒有月光的夜前進。經歷黑暗的道路,走向未知的盡頭。在黑暗中,拼湊著光亮的雛形,我就像一隻渴慕著光亮的蟲子,不停的在晝與夜之間摸索,在閱讀中學習,學習中快樂。知識引領著我,帶我走向未知的區域。令我喜悅的是點滴累積的光亮,慢慢也將會成為引路的黎明。而摸索之路總是布滿荊棘,也許因遇阻礙而氣餒,抑或迷惘在十字路口,但蛻變是遲早的事,我們在閱讀中茁壯。

記得三年前,偶然邂逅《榭寄生》,看了幾頁,黑的跟白的一直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黑字是如此突兀的聳立在白底上,衝擊著我。接踵而來的特別邏輯,也恣意的嚙食我。我無力抗拒,那真摯的感情,平淡中不平淡的文學。我也像書中描寫的植物一般,吸取寄主的養分,不斷成長。

我想,閱讀的本質是涵養,藉由多元的看法、與眾不同的思維、千錘百鍊的經歷,激盪我們既定的思想,拋棄固有的成見,從衝突對立中尋求最好的解決途徑。從而開啟不同領域的知識,灌溉荒蕪已久的田畝。春耕夏耘,待果實成熟之時,享受收穫。閱讀不能只一味執著於教科書,而毫不關心窗外的天空,否則將只徒具固化的專業知識,不懂得靈活思考,也沒辦法多元發展,所以多方閱讀才是良策。

【在字句的洪流中篩食,柯菲爾的聲音在紐約某間旅館房間的窗前,也在我家水槽裡孤寂地響著──張郁琦(明道中學三年二班)】

   當周遭的一切都像死者般深深沉睡時,廚房暗白色的燈光下,玻璃桌面依舊清晰地映著我和《麥田捕手》的倒影;整個世界看似靜默無語,然而柯菲爾(Caulfield)確實正在我耳邊激動地敘述著世人的虛偽,他的聲音在紐約某間旅館房間的窗前,也在我家水槽裡孤寂地響著。

早出晚歸的生活裡,一天將近有十五小時都在家門之外。我坐在夜班車上凝視窗外景致時,常感到心的一部分彷彿屍體那般的僵硬冰冷,我並不明白為什麼,或許那是這個年紀的荷爾蒙給與的錯覺。

於是,我暫時切掉被強迫的表面性思考的開關,成為全然的旁觀者。我像藍鯨在字句的洪流中篩食,而一切都被消化分解後,在潛意識中開始鹿的反芻。待在有光的角落,我閱讀著,任憑早晨、午後和深夜像沙漏中的沙,在流逝的同一刻累積。我能感覺到那心的一部分再度回復溫度和柔軟,當我闔上書本時。

清少納言在《枕草子》這本隨筆的最後一段寫道:「我只是想記下心中感動之事。」對一切似乎都未臻成熟的我而言,閱讀,正是出自一份追求感動之事的,沉靜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