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5.04.11

 

(續上週)「我17歲,我愛讀書」聯合報校園故事徵文:

17歲,胸懷千里,目光遠大,正是熱愛讀書好時節。

追趕最火熱的那本書,用來傳遞情意的那本書,一群好友一起角色扮演的那本書,在校園的特別角落讀的那本書,考試之前總想閱讀的那本書……請你分享你的讀書故事、校園生活,宣揚你獨到的17歲主張。

 

【比看電視值得的事──我喜歡看異於自己心中思維的描述,可以眺望世界上的很多風景──范書華(屏東女中二年二班)】

我一向佩服喜歡閱讀的人,以前是,現在也是。他們好像理所當然地,很容易就融入、甚至「掉入」書中的世界,徜徉其中。有一次,我閱讀一本兒童故事集,本來只是想看看自己小時候看的書長什麼樣子,卻一不小心,當我抬起頭來,已是凌晨三點多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徜徉其中?

隨著年紀增長,看課外書的時間減少許多,我卻更加發現,在閱讀的過程裡所發現的,遠遠大過於教科書所能給我的;而且,真正的閱讀不在於花費時間的多寡,而在於投入了多少心思。喜歡上閱讀,並不是因為有人要求我這麼做,而是我自己的選擇。選擇花幾個小時翻閱書,總覺得比花幾小時看電視要來得心安理得,因為在其中,我是快樂的、充實的。我喜歡看異於自己心中思維的描述,可以眺望世界上的很多風景、事情,甚至穿越人心。

十七歲的我,愛好幻想,小說是我的最愛。它可以讓人超越現實,彷彿進入了不可思議的夢鄉。至於以後的我會喜歡什麼樣的書呢?我不知道,可以想像的是,將會更加廣泛。

 

【另一種形式的交流──在這場閱讀旅程中,這些創作從單向變為雙向──

張芝祥(北一女中一年忠班)】

我正以閱讀之名,窺覓在層層書頁中的另一縷靈魂。

指間滑過白如二月雪的紙面,我仔細聆聽皮膚組織和銅版紙間帶有節奏的美好摩擦聲,迎面而來的是那種如良好教養的大家閨秀特有的書卷味,挑動我的嗅覺。這種純粹感官的享受與迷惑,是從小就種下的不解緣,持續至今,無論是明朗黑闃,誘惑救贖,我皆沉迷其中,思緒隨著兩丸黑水銀跳動,時而飛躍於其上,時而潛行於其下,試著梳理出葬在層層文字迷障下,那真正有脈搏跳動的血肉和思考的靈魂所要傳達的意義。

弔詭的是,潛身於字裡行間的作者以跨越時空的溝通方式,文字傳遞出來的單方面訊息,在經過我的神經傳導下,變成了道道電流,透過大腦轉換出心靈意識可辨識的符號,原本屬於作者個人的創作,卻因為閱讀者/我而被重新創作了一次,反而變成了一種雙向溝通。在這些文字下的暗潮洶湧,雖然大部分帶著創作者賦予的意義,卻有一部分被閱讀者/我以他/我獨特的思考方式而改變、重新處理了。在這場閱讀旅程中,這些創作從單向變為雙向,對我來說,閱讀不再是單純的接受訊息,意識中的某一部分甚至把這些文字創作收為己有,與原創者共享創作的私密狂喜,這是我之所以狂熱地愛上閱讀的真正原因。

輕輕地,我又闔上一本書,聆聽那書頁間因緊實的壓密而釋放出的空氣,那是另一縷靈魂呼吸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