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5.05.30

 

水—作者:羊令野(節錄自「四絕賦」)

    不知是誰給這方潔淨的水泥地潑了一勺水,當我一俯首,山的影子,樹的影子,藍空和白雲的影子;就倒映在這面水銀的鏡子裏了。

    而我的臉就成了這些山,這些樹,這些藍空和白雲。當我一昂首,那些形象依然存在靜穆的空間,就這麼一勺水潑出了另一個世界。

    那個潑水的人想是信手一潑,即成自然。一種無心的創造,就是一個妙境。那不是一隻拈花的手,它卻拋給我一個大千世界,就像從一朵 花蕾給出的。

    我不知道那個潑水的人,曾否驚悅於此一世界的面貌之展現,就像一勺水潑出了一個自己的影子。這比開鑿一面方塘的鏡子,涵泳天光與雲影,總是有一種天機與清趣的。

    當我饑渴於一種色彩,或者吶喊著一種聲音,我的瞳睛也許是萬頃的煙波,浮不起一江月亮;我的嘴唇也許是一尾杜鵑,喚不住千山的春花,而一勺水卻潑出了我的風景。

 

月—作者:羊令野(節錄自「四絕賦」)

 

    一推窗,月亮潑我一身的水花,我的圓形的窗口就成了一面月亮的圓鏡。照著我,也照著月。

    穹空是深藍的,而我的屋子除了那月型的窗口,就浸著一潭黑。如果穹空是湖面,我就是沉在湖底的一尾失眠的魚了。

            一尾失眠的魚,它將呼吸什麼呢?它將吟詠什麼呢?周旋於月的升沉,它將想及涸轍,是怎樣的一種饑渴?

    而月,有時也剪裁為鉤,為一種無所為的釣者;雲的餌,總是飄過我的額上,它的游離,就成了我的嚮往。

    可是我的鰭呢?萎謝於失水的歲月。惟有這般臥姿神遊於升沉之中,月恒臨照我,我恒臨照月。

    月鏡之中,我是鯤,而無鰭;我是鵬,而無翼;月,縱然圓為彈丸,彎為銀鉤,將怎樣捕捉我呢?可是月的家鄉,有我的歸夢;而海的世界,有我的嘯吟。

    如果,我的自剖是一尺素之書,讓月讀出的是否一片雲腳的跋涉?是否一掬天花的飄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