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5.12.20

 

《花與果實》─作者:楊喚

花是無聲的音樂,

果實是最動人的書籍,

當它們在春天演奏,秋天出版,

我的日子被時計的齒輪

給無情地嚙咬,絞傷;

庭中便飛散著我的心的碎片,

階下就響起我的一片歎息。

導讀:《花與果實》

    春耕秋收的景況,在這首詩裡,被花與果實以及音樂與書籍,以演奏、出版來比喻,顯示的是美麗、美好的一面。但這首詩襯托的是哀愁的面,詩中的我,並沒有春天與秋天的花與果實,而是說自己被時計的齒輪(以傳統鐘錶的齒輸為喻)嚙咬、絞傷。庭中與階下,描述的是以心碎比喻的花落葉,以及以歎息比喻的風聲。

椰子樹》─作者:楊喚

像披著如絲的長髮的少女,

椰子樹嬌羞的站在寂寞的窗口。

默默地凝視著她,凝視著,

因為,我今天異常的需要溫柔。

不必給她寫長長的信,

也不必陪她去月下輕輕的散步,

他知道怎樣愛著我,

    也知道怎樣愛著小樓

導讀:《椰子樹》

以少女比喻椰子樹,她披著如絲的長髮,像是站在窗口。用寂寞的字眼,反映的是詩人的心情。詩人凝視椰子樹,像凝視長髮的少女。

《犁》─作者:楊喚

    密集著的是甘蔗的隊伍。

    成熟著的是稻的彈粒。

    沉默著的是像地雷般的鳳梨。

    香蕉姑娘害羞的懷孕著幸福。

    椰樹少女熱烈的擁吻自由。

    這裡的土地呀,在酗著陽光的火酒……

    犁呀,是帶來祝福和營養的使者,

    不再是要用我們的痛苦來餵養的農具;

    牛啊,是和我們分享甜蜜的朋友,

    不再是駕著沉重的軛的奴隸;

    今天,在一切都開花和歌唱的日子裡。

導讀:《犁》

以甘庶、稻、鳳梨、香蕉、椰子樹的擬人化農作物風景,描述襯托的是台灣溫暖陽光。詩人以酗著陽光的火酒描寫土地在日照下的風景。

然後以犁和牛這兩種從前墾植的工具,經由豐收的祝福、甜蜜塑造著豐沃之島台灣的風土人情。

(一)作者介紹:

楊喚(1930~1954),本名楊森。中國遼寧興城人。1948年來台,在陸軍擔任文書上士。他以楊喚、金馬、白鬱等筆名發表詩作品,獨特的童謠風和清晰明朗調性,受到矚目。

他以年少之齡,離鄉背井來到台灣,流露在詩裡的有鄉愁,也有專注在詩裡的夢和相應島嶼的風景的心。

1954年3月7日,在台北西門町,他不幸死於當時還未地下化的火車平交道上,震驚文學界,被視為天才詩人的殞亡。楊喚的詩,原以《風景》問世,後來他的好友歸人編纂了他的全集,除了詩,還收錄散文、童話、日記、書簡。

─資料來源:國立編譯館出版全國第一套為青少年量身打的台灣文學讀本《花與果實》第6頁~第1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