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6.03.14

 

(一)選文──聲音的聯想

入春以來,在靜寂的清晨或午後,常有一大群麻雀,聚集在後院的尤加利樹巔。那輕俏的哨音,時而一點一點,時而一串一串,時而獨吟,時而合鳴,玲瓏剔透;如水晶,如銀鈴,如雨點,如珠串,流利晶瑩,在樹梢的譜表上,點著音符;小小的,加著裝飾音與弧線的,那麼活潑俏麗的跳過來、滑過去;又跳過來,又滑過去。這一串串的音符,就織成了一片蘊藏著生機的寧靜。在這樣的寧靜裡,一切的俗世紛爭、名心利欲、得失憂患,都如舊夢般的淡去。只覺得置身在簡單淳樸的大自然,回返無知無識的天真。那一刻的寧靜,不知勝讀多少修身養性的書篇。

       多年來,在都市裡奔忙,都市是屬於「人」的世界,都遠離了天然。某些新音樂延續了商品世界的嘈雜與緊張,虛偽又造作。因此,我常捕捉遠處偶爾傳來的一陣雞啼。有時是在清晨,有時卻在陰雨未晴的午後。但不管是在清晨,或在午後,那一聲孤獨而悠然的長鳴都可以給我帶來很久很久的寧靜,很多很多的對田園生活的懷念和嚮往。那生活──緩慢的調子,低舒的節奏,寬敞的空間,遼闊的視野,多量而簡樸的食糧,淡泊的襟懷,飄逸的想像。在那樣的生活裡,人是屬於自然。在那樣的生活裡,才能觸摸到生命的真諦。在那樣的生活裡,人們才不致把自己逼得那麼高,那麼尖銳;才不致把渺小的自己吹脹到使自己無法負荷的那麼誇大與狂妄。在那樣的生活裡,人們才可以了解到「降落」的安穩與舒泰,才可以找回自己,返璞歸真,在那親切的泥土、蔥蘢的綠野、清潔的泉水、簡單的衣著上去發現與世無爭的安閒,去發現「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的可笑與愚昧。

       真正可喜的靜,並不是全無聲息的靜,而是當有一種聲音使你發現自然的時候,你所感到的那種親切安詳的靜。鳥語、雞鳴,都象徵著不受市聲干擾的那難得的時刻,遠人為、近自然,丟棄物質的徵逐,發現精神和性靈,這時候,你就會覺得寧靜。這寧靜,事實上是一種拋開徵逐之後的安閒,放下貪欲之後的怡然。

       我曾在關子嶺度過兩個極其寧靜的夜晚。而造成那寧靜的是山上的流泉。那泉水琤琤琮琮,似在我枕上流過。在夢的邊緣,我覺得自己像是枕著青石,身上覆的是墜葉與落花,一切塵間擾攘都隨著清泉流遠,一切煩愁憂慮,也隨著清泉流遠;一切名心利欲、得失恐懼,也隨著清泉流遠。……在那樣的怡然中,彷彿我自己也隨著清泉流遠,而入夢。而迎接我的是山中帶霧的清晨與承載我流到這裡來的清泉,而我所置身的地方,恍如真正的世外桃源。

       海潮的聲音也曾帶我入夢。在海濱那小樓上,在夏夜,我打開面海的窗子,睡在床上,聽海浪拍岸的聲音,那麼宏壯而深沉,帶著遠古的荒涼與寂寥的聲音,述說著天地創造,人海滄桑的那聲音,低沉的、感慨的、雄渾的、那述說,使你不得不放棄你所執著、所迷惑、所惱怒、所牽戀的一切。你必須在海的沉雄的低語中睡去,把你渺小如塵芥的喜怒悲歡輕輕放手,在海流中。

       自從我發現我是何等的喜愛這些屬於自然的聲音,我頓悟我近來為什麼很少去聽音樂會。我厭煩音樂會場的悶熱,音樂聽眾的囂雜;我厭煩音樂的沉悶,演奏者的造作;我也厭煩正襟危坐的約束,和強作欣賞的虛偽。世間不是沒有好的音樂,但好的太少。當作商品來傳播的音樂,和當作冠冕來裝飾高貴的音樂,同樣的是只相當於叫賣的市聲,和物質享受蓋過精神文明的那機器齒輪與馬達的交響。                                                                

(二)作者介紹:

羅蘭〈1919~〉,本名靳佩芬,出生於河北寧河縣。河北省立女子師範學院師範部畢業,與張秀亞同窗。1948年隻身來台,曾任音樂教員、廣播電台編輯、節目製作主持人。以獨特風格從事音樂與文學綜合思想與教育的傳播工作。曾在廣播電台主持「安全島」節目,長達多年,每晚九點播出半小時,「和聽眾做一個相對談心的朋友」,播放輕柔的小品古典樂曲,穿插睿智而感性的小語,在電子媒體還不普及的年代,陪伴過一批又一批無數少年學子的夜讀,滋潤他們的心靈,啟發他們的成長。

        羅蘭文學創作小說與散文兼擅。散文包括《生命之歌》及《羅蘭小語》數輯等「勵志」作品,娓娓敘述,感性獨強,又能煥發智慧光彩,深入體悟生命意義,文筆簡潔練達,古典詩詞涵養豐富,自成風格。

另有各類旅行筆記,如《訪美散記》、《獨遊小記》,為台灣「旅遊文學」之開端。

(三)作品導讀:

          作者音樂涵養頗深,因而對聲音特別敏感吧,本文對「人為」的聲音〈包括音樂會在內〉,諸多排拒,以嘈雜、吵鬧、拘束、緊張、虛偽、造作這樣負面語詞來形容。

        相對於「人為」的聲音,作者對大自然的聲音則諸多禮讚,鳥鳴、雞啼、流泉、海潮……譜出多麼寧靜而悠遠的樂曲,令人神往不已。

        現實生活中,我們當然不可能完全逃脫「人為」聲音的干擾,不過,至少可以儘量少去製造自擾擾人的聲音,同時多找機會去接近大自然美妙的聲音,洗滌我們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