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6.03.21

(一)選文──高山流水

那天我們是去尋山的。

          我們頂著碧藍的九月,披著金黃的九月,興致勃勃地去尋山。那天的天氣很高爽,我們的心靈躍動得很年輕,真是登峰的好日子——那座高峰,聳峙在夢境中,已經很久了。

          進入群山之中,坎坷曲折,就沒有一條直路。山路雖然難走,但我們心裡明白,要攀登那座高峰,一定得耐心地走。何況山上到處有美妙的花草,蓊鬱的林木,展開一片活鮮的綠!讓我們的眉眼也綠了,心靈也綠了。

          生活在平地上的人,一旦爬上了高山,真不行。我們原是唱著歌來尋山的,不知什麼時候,歌聲已歇。山上美麗的景物,原先會引起我們一陣大叫的,不知什麼時候,再沒有精神去理睬。不錯,山中有千般的好,可是,驕狂的人們哪!只能在馬路上追逐;到山上來,就軟弱得不如一隻蟲豸。

          盤盤旋旋,升升降降;路,不必說,越往上爬就越苦。時間,在山上,也失去了權威,日影已過午,看看那座峰尖,卻似乎越來越遠了。

          早曉得高峰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真不該來。

          山,並沒請誰來!

         真的,山沒有請誰來。山,威嚴的站在那兒,不假人以辭色,是我們自己要來尋山的。想登上絕頂,領受獨立孤峰的喜悅,豈能不品嚐寂寞趲路的況味?

        寂寞趲路,是我們真實的寫照,我們是走在沉寂中了。有一半人落了隊,剩下的人連一句話都懶得講。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人的精神竟這麼容易激揚而又容易消沉嗎?想從記憶裡找一句話鼓舞一下,看大家的臉色,我發現不是談論哲學的時候!談什麼哲學?哲學在高山上完全沒有用場。

        泉水的濺濺聲,從靜寂之中傳來,這對我們是親切的召喚。翻過一道山坡,就看一條細細的泉水從那邊陡峭的山坡上蹦蹦跳跳地奔下來,在我們的腳下迴旋成一道溪流,而後擴展開向下游流去。看到這一股清泉,誰能不喜悅呢?尤其是攀援在群山中正感困頓徬徨的時候,我們怎能不以近乎感激的心情歡呼起來?

        那一線銀絲,從峰坳裡流出,忽隱忽現,簡直如同幻影般地柔弱,真不知道它靠什麼力量,能在山嶽中開出一條河道來。可是,壁立的山崖擋不住它,嶙峋的怪石阻不了它,終於穿過一切的障礙,奔騰而去!誰能回答,泉水,究竟是柔弱還是剛強?

        我們是來尋山的,沒登上峰頂卻已頹唐;我們沒想尋覓泉水,泉水卻給我們樹立一個榜樣。

        我們不該學學這一脈山泉嗎?

        不管人們怎麼想,泉水只是自顧自地唱歌。如果你喜歡音樂,應該到山中來,聽一聽山泉之歌:有時爽朗如銀鈴,有時激越如仰天長嘯,有時又輕輕地像情人的私語。懂嗎?山泉之歌是自然的音樂啊!世間的音樂家,誰能把這一份靈秀、晶瑩、活力,譜進美妙的曲子裡?除了山泉,誰能?

        在這崇山峻嶺間,山泉的歌唱給誰聽呢?其實,我們不必顧慮山泉歌唱給誰聽,我們如果不來聽,也有別的來聽。山愛聽、谷愛聽、一切大自然的家族都愛聽,也許它們更能聽得懂。我想,也許山泉根本就不要唱給誰聽,不然它不會唱得那麼悠然;唱給自己聽,就不須什麼理由。要說理由,也許活力無限的山泉就愛唱歌;或者說,愛唱歌的山泉才有活力吧!       

        山泉是活力無限的生命之泉啊!在水深處,上層雖然平滑如鏡,下層仍然流動不息。在淺灘上,飛濺起雪白的珠花,衝擊岩石,激盪幽壑,向山巒要道路。山泉,每一分鐘,每一秒鐘,都呈現著生生不已的流動。看遍種種的水,哪種水能有山泉的生動?哪一種水又能有山泉清澈?山泉,真像一片澄明而秀美的心靈哪!

        我們徘徊在泉水旁,不忍離開。

        我們不該學學這一脈山泉嗎?

        那天,我們終於登上了山峰。

        我們欣慰,不僅是因為到達峰頂,更因為認識了高山和流泉——高山教我們以亙古的寧靜,流泉教我們以永生的不息。

        我們的生活中應該有歌,應該有高山流水之音的。

(二)作者介紹:

 

       郭楓〈1933~〉,本名郭少鳴,出生於江蘇徐州。1949年隨流亡學校來台,就讀台北師大附中,後轉入台南師範學校,在學期間與同學葉笛創辦文學刊物《新地》。曾歷任小學、初中、高中、大學教師。1971年起,陸陸續續創辦多種月刊,從年少熱愛文學、鍾情文學、推展文學,終生不遺餘力。

    郭楓以詩見長,他的文字結合古典與現代的元素,搓揉出獨特的風格。郭楓懷抱著「真摯性」詩觀,執著於追求文學的純粹精神,在文字中提煉生命與思想的純度,作品真摯感人,字裡行間躍動著熱情的文學心靈。

(三)作品導讀:

 

      〈高山流水〉是對自然的歌詠,也是對人的反思與激勵。〈高山流水〉固然是一篇勵志之作,但是郭楓跨越了勵志文學說教、論理、枯燥的框架,而以充滿濃郁詩味的文字,經營出一部知性散文的佳構。〈高山流水〉從作者的尋山之路開起思辨之路;爬山的過程,從最初的意氣風發,到後來的腳步顛簸,是一段見證人類渺小的反思之路。在坎坷曲折的山路上,人類所建構出來的權力操作,以及哲學體系,乃至時間的刻度等等,都失去作用。在山上,論辯形上哲學毫無意義,唯有用心感受山的姿態,以身體感官去接納山風的撫觸、聆聽清泉的聲音。

        郭楓以山林的生命姿態擬寫人的生活姿容;山,寧靜而尊嚴地挺立;泉水,自在而清暢地歌唱。山泉之歌,不是要唱給特定的人聽,它只是用力吟唱出自己的生命之歌。郭楓以此反觀人類,人也應該學習山泉,用力經營自己的生命之歌,找到屬於自己的樂器,唱出自己的樂章。在〈高山流水〉中,郭楓倡揚「認真」的生命哲學,他認為不管大溪小溪,只要用力奔流,都能譜出自己的樂章;人也如此,任何人只要認真用力,都能活出精采的生命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