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6.04.04

(一)選文──呼吸

潭邊的一處轉彎地帶,茂密生長了很大的一片巴拉草。我走近時,聽到一種奇特的聲音此起彼落地揚揚沸沸在這些蔓草間。那聲音,好像是幾千副牙齒一起不斷地上下輕輕叩撞時發出來的,都是單音,但輕重不一,頻率似也有差異,分別細辯之後,才發現有的只接連著快速碰敲兩次,有的六七次,然後停頓一下,然後連續,如此一再重複,整個的形成如無數的竹節敲擊或無數大提琴一再拉出同一個音的交響呼應,只有偶爾會從中竄出數聲蛙叫,做為點綴。我從未聽過這樣的聲音,也分辨不出這聲音來自水下或水面或是草葉間,只覺得,這一直密密震顫共鳴著的全部聲音,似乎很含蓄,但又帶著某種很堅持的意思,在全屬巴拉草的群落中,在潭邊這個小角落水域的上方,低低沉沉的漂浮,並隨時消失在午後清澄的空氣裡。我猜測這應該是某種生物的聲音,但很疑惑到底是什麼生物呢,而且數量怎麼這麼多。

後來,一個男人、兩個小孩和三隻狗,一起穿過欒樹叢和草地,來到我蹲坐的堤岸邊。我問他那是什麼聲音。他說:「蛤仔啊。」我有點吃驚,但又似恍然大悟,覺得理應如此。他說,蛤仔很多很多噢,但很難抓到,晚上較好抓,但常會碰到蛇。我問:「蛤仔為什麼這麼叫?」他說:「呼吸啊!」同時一邊脫掉上衣和外褲,走進水裡去。

他用手拋網在捕魚。每拋一次網,水面就是一下子很輕的啪拉聲。但每次獲得的魚並不多;小的,放回水中去,若有大的,就放入繫在腰際的網袋理。那兩個小孩,一男一女,約略都只有七八歲不到的年紀,這時全身光溜溜,在水邊遊戲,不時輪流潛入水裡,且不時冒出頭來換氣。水聲和笑聲貼著水面傳來,混合了蛤仔的呼吸聲,在我和三隻狗或坐或趴著的岸旁動盪。

山的影子無聲無息地逐漸涉入水中。一隻水避仔浮移在不遠的水上,然後失蹤在巴拉草的身影後。好幾處水面閃爍著細密的銀光。附近樹林裡不時響起一些鳥叫聲,聽得較為真切的有大卷尾、小彎嘴和樹鵲,以及稍遠處山坡上的數隻五色鳥。蛤仔持續熱烈地低沉發聲。兩個孩子仍在嬉戲。大人繼續撒網。一切都在呼吸,在世界的這個僻靜的角落裡。

(二)作者介紹:

    陳列〈1946~〉,本名陳瑞麟,嘉義縣六腳鄉人。淡江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國中教師、國大代表,現專事寫作。

    陳列於擔任教師時,因學生批評政府,竟被牽連以「為匪宣傳」入罪,無端被判刑七年,服政治牢獄四年八個月。服獄期間發憤寫作,並翻譯柯特勒小說《黑色的烈日》。曾以〈地上歲月〉及〈無怨〉連續兩屆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首獎,震驚文壇。1991年後,以《永遠的山》一書獲第十四屆時報文學獎散文推薦獎。

    陳列遷居花蓮多年,但常至各地旅行、寫作,除此之外,亦參與環保、社會、政治運動。他善於觀察人世與自然,文章風格質樸而淳厚內斂,作品雖然不多,但俱為擲地有聲之作。著有《地上歲月》、《永遠的山》兩本散文集。

(三)作品導讀:

   〈呼吸〉這篇短文展現了陳列細膩、敏銳的觀察力,同時也看出他喜愛徜徉於大自然的個性。蛤仔會呼吸,而且發出「如無數的竹節敲擊或無數大提琴一再拉出同一個音的交響呼應」,這不是一般人走近潭邊就聽得到的,關鍵在於心是否夠靜。

    本文以聲音貫串全文,先是蛤仔殼的碰撞聲,繼之而來的是撒網的聲音,小孩嬉水的水聲和笑聲,還有各種鳥類的鳴叫聲。世界的每個角落隨時都有各種物類因生命律動而製造出的聲音,即使安靜的觀察者也有心跳的聲音,這所有的一切全都匯集為世界的呼吸,一切是那麼的自在、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