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6.04.25

(一)選文──月台

是起點也是終點,是開始也是結束;

是歡聚也是離散,是出發也是歸宿。

從來沒有一個地方,能匯集如許人的流動量,從來沒有一個地方,能擁有如許悲歡離合。

從清晨到白晝,從黃昏到晚上,從黑夜到黎明,數不清的腳印,帶著來自各地的泥土。重重疊疊,密密麻麻踩上去,有紅色的土來自山間,有褐色的土來自田野,有黑色的土來自城市,有白色的土來自海濱。聚攏又散失,堆積又瀉落,沒有一粒種籽能在土裡長根,如同沒有一雙腳步會在這裡駐留:緣因

這只是流動的浮土,

這僅是過往的月台。

月台展延在任何一個城與城交接的地點,守望在任何一個城鎮的邊緣,他只是默默的佇候,騷擾不停的是人們,為生活、為名利、為野心、為夢想……來來去去,忙忙碌碌,這是個製造離散的時代,列車頻頻靠站又開走,卸下一批乘客在月台,又從月台上載走了另一批。來的腳步掩蓋了去的腳印,去的腳步也覆蓋了來的腳印。輕快的腳步播散著歡聚的愉悅,沉重的腳步載負著如許離愁,從容的腳步踱向預定的目標,匆促的腳步顯示心情的迫切,遲緩的腳步纏繞於厭倦,悠閒的腳步只為一次探訪,也有猶疑不穩的腳步,屬於那迷失了自己的旅客。

多少次,我也曾被卸在月台,多少次,我也曾從月台離去,我不知道自己的腳步又顯示出什麼?近年來,別離總多於團聚,失望總多於獲得。寂寞、惆悵,和一份深沉的蒼涼,常是我密切的旅伴。離去不是離去,心仍縈留於親情,歸來不是歸來,浮土又焉能扎根?

人生旅程中有無數的月台,生命旅途中有無數的驛站,所有的台和站,只是供中途小憩,只是供轉車再出發。別長期滯留,沉滯不是寧靜,將使靈魂腐蝕;別長期停頓,停頓不是安定,將使生命萎靡。

是起點,但願不是終點;

是開始,但願不是結束,

是出發,歸宿尚待尋求,

是離散,歡聚當可期待。

攜著輕便的行李──裝滿信心和小小的願望,我隨時準備踏上人生的月台,只等待時間的列車來到,出發再出發!

(二)作者介紹

艾雯(1923~),本名熊崑珍,生於山明水秀的江蘇蘇州,父親能書擅畫,家中文藝氣息濃厚,深受山川靈氣、書香薰沐之影響,自幼喜愛閱讀。正值青春年華17歲之時,抗戰烽火中父親突然去世,家鄉隔絕,艾雯毅然輟學就業,迫使她在「外在的壓力」和「內心的衝擊」下,尋找宣洩憂傷苦悶的出路,開始學習寫作。曾任職圖書館、報刊主編。19492月舉家遷台,居住南台灣屏東,立即重拾文筆。

來台之後艾雯身兼「家庭主婦」及「專業作家」,寫作不輟,至今出版20餘冊作品,以小說和散文為主。《青春篇》、《漁港書簡》、《曇花開的晚上》等散文集,以純潔的心靈、纖細的文筆,抒發睿智的哲理和熾熱的感情,鼓舞了無數讀者的精神。

艾雯生活態度恬淡自適,平日喜好栽植花木,感受自然生命綿延不絕的奇妙。「心中有愛,只覺萬物皆有情;一生淡薄,唯願筆底有真誠。」這是她生日時許下的一句話,或許可以當作她一生文學生命的寫照。

(三)作品導讀:

〈月台〉是一篇精鍊短文,作者頗為擅長類似文體,如「路」、「門」……等篇章,都蘊含豐富的人生哲理。

月台,以往稱為驛站,是一個象徵,是「人生旅程」的多重意象,月台是相會也是別離;是出發也是抵達……,一個一個月台,串聯成生命的軌跡,重要的是那份追尋理想的心志不可停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