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6.11.14

手表──作者:西西

我現在不戴手表了;也不記得把手表扔在什麼地方,表裡的機件早已不再旋轉,或者已經生了鏽。這些,我都不管了。做我的手表大概是不快樂的。除了手表,我也不再給我的鬧鐘上響鈴的發條,所以,我很久很久沒有聽見它殺豬似的在破曉時分把我吵醒。

我現在不怎麼理會時間。肚子餓了,這就去找一點東西吃;疲倦了,這就去歇一會兒;看書看得高興了,這就一直看下去,直看到燈亮了,或者,天亮了。

「朋友找我喝咖啡,我才想到多少要了解一下時分的交替。離家之前,我會瞧一眼我那不鬧的鬧鐘,到了街上,我就光看街上的時計。我現在認識很多鐘,什麼地方有一座鐘樓,什麼地方的店鋪外掛著一面四方旋轉鐘,我竟然數完十個手指頭都不夠用。連我自己也感到意外,竟會漸漸地認識了一大群不同地點、不同模樣的鐘:銅盤般圓闊的、指環般細緻的、檸檬臉的、星空般交錯複雜的,以及它們響亮的、奇異的、荒誕的、鬧笑語的名字。

在許多街道上,雖然叢立著店鋪,卻會連一個鐘也找不到。這時候,我只好站在一旁,注視過往行人的手表:羅馬字的、阿拉伯字的、中國字的、沒有字的、跳動數字的,各種表,隨著各種手臂、各種命運在擺動。有時候我看見鐘點,有時看不見。

我依舊喜歡伏在桌面上睡覺。很多日子了,我不再聽見手表那種輕微的答答聲,但我聽見自己脈搏的律動,均勻而清晰。我想:我原來也是一個頗準確的表,而且不上發條。伏在桌面上,我常常一面側耳傾聽一面暗自思量,不曉得這個表什麼時候會停止,沒有發條可上的表,一旦停了,那就是永遠的,停了。既然如此,一切浮動的是非功過,得失成敗,都顯得不重要。

我仍然喜歡逛街,天氣好的時候出外去感受太陽,天雨的時候去踩幾腳水,任由時光在身邊漂游,瞧它怎樣靜水流深。我正在學習把步伐放慢,彷彿這樣就可以把自己磨鍊成一頭蝸牛;車子來了,也不去追趕;車子開走了,也不覺懊惱。我覺得這樣滿好,我已經不作興和任何太陽、任何白兔賽跑了。  

本文摘自:現代散文閱讀【課堂外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