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6.11.21

山水──作者:曾永義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號稱「醉翁」的歐陽永叔,與杯相持,披襟開懷,洋洋乎山水之趣,豈不有「自樂其樂」者哉!而「婆娑之洋,美麗之島」,若人有眼大如天,還見群峰插雲,莽莽蒼蒼;波搖萬里,一碧如藍。我鄉亦富山水,山稱屋嶺、水號珊瑚,青山稠疊、碧水縈迴。

我愛山間有水,水上有山,晨昏依偎,歷劫無衰。「翻到傲來峰頂,才見扇子崖更在傲來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見南天門更在扇子崖上。」「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聖母峰擎天柱,寧不孤獨;登峰造極,寧不寂寞。而水永不與山比高,柔媚相親,殷殷款款,於是山煥其神、水溢其姿。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河泊乃欣然自喜,以為天下之美為盡在己;順流東行,至於北海,頹然望洋興嘆,以為見笑於大方之家。此所謂「曾經滄海難為水」。大浸稽天,寧不茫茫;汪洋一栗,寧不渺渺。而山永不與水比大,屹立相持,巍巍峨峨,於是水護於山,山擁於水。。

「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人世盡有無可如何,山水何獨不然!我愛故鄉之山,故鄉之水;烏山蒼蒼,潭水泱泱。自我束髮,縱一葦之所如,而山環水、水環山。今日雲影依然,山水仍舊,而我心何其悠悠。

本文摘自:垂釣今天的魚【成長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