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6.12.05

 

我要種植──作者:邵僩 

 

(一)我有一塊小小的土地,我要種植一些親情的樹木。

不管那塊土地多麼的荒蕪,有多少的礫石,我要胼手胝足;無視冬日的寒風,夏日的炎陽,要用鴨嘴鋤一鋤一鋤把每一個樹洞挖得大小適宜,有家的溫暖氣息。當我們種下他們以後,每天都要關懷的去探視,小心的呵護他們的成長,並且希望自己心中的愛化作晨露去滋潤、叮嚀。

如果他們慢慢的長大,突然有一天遭遇到狂風暴雨的吹襲,軀體也受到傷害,那時我會時時守護在他們的身邊,直等到他們的葉片顯現出潤澤,才要釋懷的離開。

我一定要告訴他們關於春天的故事;因為春天是一幅色彩豔放、鮮明的畫,只要我們欣欣向榮的生長,也就能在畫幅上洋溢活力,並且占一席之地。

我也要告訴他們不要忘記迎接陽光;朝陽來的時候,要記得活動筋骨,然後身軀才能長得結實。夕陽歸去的時候,也不要忘了吻貼夕陽的臉頰和道晚安;因為一切的情愛都是陽光的孩子。

我深信親情的樹木會長出翠綠的濃蔭,而來到蔭下的飛鳥、昆蟲、男人和女人都不再感到孤單。

有一天,當我們抬頭仰望,卻突然喜悅的發現那親情的樹枝上結了果實;請不要魯莽的採擷,讓我們和平的坐下,在細細的端詳、猜度。

那不知名的果子,也許叫做「幸福」。

 

(二)我有一塊小小的土地,我要種植一片友誼的草坪。

不管那塊土地多麼的瘠薄!或者在乾旱的天氣下,總是不容易得到水源的澆撫;那時我會肩荷著木桶去遙遠的溪邊提水;即使我的雙肩疼痛,即使我的足踝磨淌鮮血,我仍舊毫無憤懣的心意。

要是他們都長高了,長大了,我會找他們聊天。要談談關於天空的一片雲如何流浪?關於青山如何沈默?關於城市裡的草族們如何逐漸的死亡?

我知道你會告訴我,一直小白蝶翩翩的飛得迷路了,居然來問你她住的宅第在哪裡?

這不是很可笑嗎?所以你就吟吟的笑了。

我俯伏在柔軟的土地上,你纖弱、和善的笑就在我的臉面前;那麼近!那麼清晰!

朋友:我必須誠懇、赤裸的說出心中的話,因為我並非一個堅強的鐵石漢子;請聽聽我的心跳,請感覺我的體溫,我始終是一個有血有肉、渴望友誼的人,過去的日子裡,更曾經為生命的虛幻、挫敗、誤解流過不少的淚水,那也是因為男兒有淚不輕彈啊!所以我都是偷偷的拭掉、嚥掉。但如果有了你的存在;我實在不需要偽飾自己的感情,有多少故事,我要娓娓說到繁星滿天也不停歇,有多少悲傷,我要帶一壺酒,把傾訴當作下酒的菜餚,使兩者都空了。

而有時候,我若談起童年,也請接納那一份稚氣。

 

(三)我有一塊小小的土地,我要種植許多愛情的花朵。

不管那塊土地多麼的醜陋,甚至表層高低不平,我要戴起斗笠,打著光腳去鬆土,使我腳下每一顆泥粒都能染到我的汗水;告訴所有怯怯、羞澀尚未結苞的花,當春天一來,每一株花都會開放出燦爛的愛情詩瓣。

不要為自己的平凡而歎息。

也不要為自己的花時而焦灼。

一旦有了小小的蟲害更不要驚懼,我會小心翼翼去檢視,並且請他們不要傷害是上最美的愛情。

倘若有螢火蟲的閃眨,也是為的你們可以相互凝視。

倘若有和風的吹拂,也是為了你們的芬芳散逸。

 

本文摘自:台灣文庫散文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