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Category

數據載入中...

96.12.19

 

走過花季──作者:琹涵

當我們走過花季,不必為飄零的落花而流淚,因為四時都有好風光。

好朋友陪同先生出席高中的畢業校友會,地點在阿里山,她說:「老師和師母也參加了。」

   我問:「多大歲數?」

  「老師有七十八了,師母七十五。」

   我有點擔心:「老人家走得動嗎?」

  「很不錯呢,身體都滿硬朗的。」

    人多,所以他們搭的是遊覽車,在車上要自我介紹,好朋友善於吟詩,在一旁的總幹事倒是細心的記起來了。多半的人都唱歌,好朋友也應邀吟了一闋蘇東坡的〈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由於是在座位上吟誦,聽得人語,未見其人,這倒符合了好朋友一向的低調作風。

   他們原本定居台北多年,最近在彰化買了房子,正在整修,才因此趁便參加先生的彰中校友會。

  沒幾天,她就接到了一通電話,原來是師母打來的,師母興高采烈的說:「太好了,終於輾轉找到你了。啊,我不知道那天吟詩的是你,我們還曾經一起同桌吃飯呢。」並且詢問她的吟誦是否有錄音帶或 CD……

  「沒有。」好朋友據實以告。

   那時,修房子的工人已到,好朋友並沒有餘暇,師母卻說:「你只要給我十分鐘,我去錄音。」

  居然劍及履及,即刻就到,果然錄了音,心滿意足的離去。原來,師母非常喜歡這樣的吟誦,覺得韻味十足,她想要學,連一刻也不肯耽擱,馬上就著手。

   我聽了大為嘆服:這樣的學習精神,幾人能夠?

   有多少人因循怠惰,遇到事情一拖再拖,終究無所成,比起師母在偌大的歲數,卻仍然如此的好學不倦,該羞愧難當了。

   但願,有一天,當我走在人生的黃昏,我也能像她一樣:活到老,學到老。

   即使走過生命的花季,其實我們是不需傷悲的,有的花的確可以凌霜雪,經冬而依然笑傲枝頭,綻放永恆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