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7.03.12

 

山與海──作者:張健      

我愛慕山,也喜愛海。

山的不可及處在清,在峻。

清,像人類中的陶淵明或晚年的王維;峻,像人類中的文天祥、戚繼光、史可法。

山的平易處是陶潛,令人久玩不厭,山的高聳險峻處是文文山,令人仰之彌高。

我住在文山區,可惜沒有一座真正的文山可供瞻仰省思。

海的不可及處在於闊大和浩渺。

闊大,像古人中的孔子;浩渺,像人類中的釋迦牟尼等。

闊大,人人都可以接近,有一種親切感,但它仍保有威嚴的一面,令人不敢輕褻,這就是夫子的「溫而厲」。

浩渺,那就是進入遠洋中的感覺了。因此佛陀的偉大也許只有少數菩薩、高僧能真正體會。

闊大中帶一些浩渺,便是人間的最佳典範了。孔子是一位,孟子、莊子都是,耶穌也是。老子呢,也許接近佛陀,也許只是一個千古啞謎。

看海時,我心中的詩人是李白、蘇軾、辛棄疾,還有德國的歌德。

也許,一個最幸運的人,一生中會遇見一位既有山的氣象、又有海的胸襟的偉人。至少我到現在,還沒有瞥見這樣的影子。

 

雲和煙──作者:張健

    雲是燦爛的,也是隱蔽的;煙是灰暗的,也是飄逸自如的。

雲是溫柔,煙是煩憂。

雲是女子,煙是男人。

雲愛作五湖四海之夢,煙卻常陪隨人間雞犬。

雲與風互生互剋,煙與風時常分也分不開。

雲是解事人,煙是惹禍者。

雲向上,煙趨下。有時反之。

人間煙雲,說也說不盡。

本文摘自:成長之書【人生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