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7.03.26

田園之秋(節選)──作者:陳冠學

九月十三日:

一整天裡把剩餘兩分地番薯給割、犁、收了,踏進家門,早已不見人面。

幸喜這一、兩天都沒有下雨,自今晚起下雨也不礙事了。這一季,番薯的收成還算順利,價錢也不太壞。明天再出兩車貨,這個月份便沒事做了,可以好好地到外面去走走,或是去訪山或是去訪海,不然在家好好地讀幾十本書,寫點兒什麼

剛放下了碗箸,便聽見一隻貓頭鷹在西邊牛滌旁的老楊桃樹上叫。說是叫實在不對,我們的語彙實在太貧乏,叫是吵人的,聲音很尖的,貓頭鷹只能用鳴字來形容。古人用雞鳴狗吠來表達,可說各得其所;現代人雞也稱叫,狗也稱叫,這兩種生物聲音相差實在很遠。況且同是雞,也有啼和鳴的分別,母雞下了蛋,只能稱鳴,不能稱啼,公雞司晨,可稱為啼也可稱為鳴。語詞約定俗成,自沒話可說,如啼字,本來是痛苦悲哀之詞,公雞鳴,卻叫做啼,也是很不當的。不論如何,我們的語彙愈來愈籠統,欠分別。貓頭鷹白天幾乎看不到,但是一入晚,家屋附近的樹上牠常來。牠的鳴聲很特別,一聲ㄍㄨˋ ,大概要停八秒至十三秒,然後再一聲ㄍㄨˋ 。在寂靜的夜裡聽來很有詩意。本來想出去給牛放夜草,去餵花狗,這一下也不敢出去了,一出去必定飛了。反正聽見貓頭鷹的鳴聲,照例看書時放下書,洗滌時停了洗滌,躺著之時停了思維,一心只沉迷在牠那聲音所開出的深邃之境,乃是我的老習慣,赤牛哥和花狗只好委屈幾分鐘了。大約鳴了十來分鐘,牠走了,換到較遠處去了

一天裡,只要有一樣愜意的事物入眼入耳或入心,便覺得很滿足。愜意的事物總是有的,或是一片藍天,或是一絲冰晶雲,或是一段鳥音,或是一章好書,總有一些愜意的事物入我耳目心中來,因此我每天都很覺得滿意。要挑一挑有哪一天,我不滿意,似乎挑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