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7.04.02

 

你還裝?別假仙了!」這是我們常掛在口頭上的一句話;而「不要裝了」、「給我放自然一點」的廣告詞,也傳達了人們對掙脫面具的渴望。但我們真的用不著「假裝」嗎?不管是出於自願,或是迫於無奈,「假裝」有時的確很不應該,但有時卻又合情合理,勢所必然。

你「假裝」過嗎?是為了掩飾你的錯誤、緊張?還是為了符合別人的期望?你是需要時才「假裝」?還是一向在「假裝」?「假裝」讓你得到什麼?是自欺欺人的痛苦?還是利己利人的欣慰?

請以「假裝」為題,寫一個關於自己「假裝」的經驗,內容應包括:你為何「假裝」、你如何「假裝」、「假裝」時的心情、現在的感想等,文長不限。

    這是88年學測作文題,提供同學參考。

 

範文:(摘自中央日報)

 

「滿山嫣紅的楓葉,張眼望去,好像一束一束豔麗的火把,慢慢延燒著大地。為這慘澹蕭瑟的秋,帶來一絲暖意,也帶來幾分的生氣。」雖然我從來不曾看過楓葉,但在題目是「楓」的作文課裡,我卻假裝曾經親眼目睹楓的盛景,而寫下一篇還算不錯的文章。

不管議論或抒情,不管寫人或敘事,提起筆來寫作文,對我而言並不困難。因此記敘從前的經歷,我當然可以有條不紊的鋪陳;至於從來不曾體驗的事情,我也常以設身處境的方式構想,也往往能夠寫出不錯的好作品。久而久之,我筆下的景物真假莫辨,文章理的視野都是想像;雖然老師稱讚我,同學羨慕我,但我卻深深的知道:這是假的,這些楓景不是真的,我的作品似乎少了一些什麼?

於是,我閱讀有關描寫的詩文,想藉著別人的眼睛,看到真實的風物。可是看來看去,始終無法看個真切。於是,我買了不少攝影的書籍,想透過專業的鏡頭,欣賞各地多樣的美景;但在印刷精美的圖片裡,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了。最後,我在心中暗暗的發誓:等我長大,我要旅遊各地,用我的筆,寫下我熱愛的自然,

    現在,只要有空,我就帶著相機徜徉山林;只要有假,我就帶著家小出國旅遊。我的心,漸漸的踏實了;我的筆,不再作假;因為,我看到了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