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7.04.16

 

溪水──作者:陳曉薔

下了一陣雨,小溪裡的水漲滿了。

溪水並不澄澈,只是我偏愛那滿溢的流動之姿。

我曾想,如果沒有這一道灌溉渠橫遶過大度山,黃土的山崗,將是何等寂寞?夢之谷將會如何的燥渴,而我又將憑誰去細訴如水的惆悵之情呢?

有人說,山是靜的,代表永恆;水是動的,代表遽變。

其實,生命的存在,端賴感覺萬物的變動,一撮土,一塊山石,任憑它千萬年留存在世上,總不會有過去和未來,昨日與今夕之別,哪有短暫永恆的區分呢?

當人們偶爾發現一片雲影悠然流過水面。像生命在時間之流裡投下一瞥影子,於是時間的觀念,驀然闖進了我們的意識。

從水的流動聯想到時間的遽變,從時間的鏡子中尋覓到宇宙的原則,生命的真義;人類的智慧,遂自水波中顯透出來。

有水的地方,才見智慧的光芒萬丈;有水的地方,才見壯志千里,柔情蕩漾。

聖哲孔子立在水邊,憂戚的感嘆道:

「逝者如斯乎,不捨晝夜!」

在這一聲嘆息中,隱含著多少對人世的悲憫,多少個人對人類的責任!你不難想見那偉岸的體魄,那雍容的風度,那憂世憫人的雙瞳,在水流中映出智慧的嘆息。餘音蕩漾在川上,蕩漾在古今遽變的歲月裡。

「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

詩人對於人生如寄的感慨,是如此深遠,是如此的悲涼!

生、老、病、死是人生不能避免的變異,無論怎樣聰慧偉大的人,都絲毫無能為力,只有悵然佇立在時間之流的岸邊,聽任造物者為你安排下一個旅程。雖然祂給你一枝槳,一張帆和一把舵。你是成功的船員呢?還是失敗的舵手?且航畢這一程,讓風雨與浪濤來評判你!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畢竟東坡有不凡的氣概,寫盡了古今英雄豪傑的滄桑!莫為世事而浩歎,且看水流中有多少歷史的辛酸與血淚!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深情的李後主,在現實的狂流裡淹沒了他的功名,他的幸福,只是一江春水的流動之姿,已為人間憑添了幾多詩情畫意!

今日的流水與往昔並無二致,只是昔人投下的影子,早已消逝,更何況今日的我亦非昨日的我呢!古往今來,多少人在水中照影,唯有偉大的心靈—智者的片言隻句,才能在時間的流中鏤刻下影子,儘管水是流動的,白晝和黑夜,光和影在遽變。

小溪的水漲滿了,流著,流著,從山的那一端,流向夢之谷,流向貧瘠的山野。我每次走過水邊,總禁不住要照照身影,只看見水中的柳條消瘦了,水中的雲影飄遠了,我呢?只怕我的笑、我的淚,都會被水流沖走的。

我不怪溪水不夠澄澈,只怪自己在溪水的流動裡沒有抓著永恆的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