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7.05.28

 

我看見─作者:王鼎鈞

這是一條泥濘路。我看見駕車的老牛在這條路上失蹄跌倒。

我看見工人蜂擁而來,把這條路切成一段又一段,逐段鋪上很厚的水泥。跟原來的粗糙坎坷相比,他們的手工像做蛋糕一樣精細。

水泥乾了,天光浮在路面上。工人拆掉了施工時在路兩端所設的欄柵,我看見你從這條新路上緩緩走過。

光滑的路面上有你的影子。

那影子戴著斗笠,提著魚簍,捲起褲腳,赤足行走。腳板貼上路面,響聲像魚尾巴貼上砧板。響一聲,留一個腳印,一個美麗清晰的水印。

而現在是在晚上,是月下,四無人跡,路面上斑斑點點的是樹葉的影子。

你不會來,甚至永不會再來。

但我認為你不曾走,你仍然在這條路上,在我前面赤足行走,我仍然清清楚楚聽見你的腳板貼地作聲,你的腳印像在水泥未凝固前留下的一樣明顯。你永不消失。

我也赤足而來,來走你走過的路。我的腳板踏你留下的腳印。我覺得,兩人的腳心疊合,全身震動。

我的腳抵著你的腳,你的腳抵著我的腳。我是你的影子,你是我的影子。我在你之上,你也在我之上。

我們好像在太空中失重,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和不能。我們不能分開也不能挨近。

但我清清楚楚看見你。從光裡看見你,從影裡看見你,從有裡看見你,從無裡看見你,從我裡看見你,從你裡看見你。

我想睡下來,擁抱你的腳印,從路的這一端滾到另一端。

我很想。

但我看見了你禁止的眼色,只能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