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7.06.25

 

雨中行─作者:王鼎鈞

從東面的街上可以望見小樓,從西面的街上可以望見小樓,從南面北面的街上都可以望見小樓。

四條街圍成四邊形。樓在中央,她住在樓上,為此,我在四條街心鋪滿了腳印。

遠遠望著小樓,望著滿滿一樓窗燈光,我走一圈又一圈,走一圈又一圈,走過無數無數。

每當樓上漲滿燈光時,我覺得,我是在茫茫海上朝燈塔行駛的一艘船。

我是跪在教堂裡,朝著燭光,默默祈禱的信徒,燭光沾得我滿眼滿眼,滿腔滿腔,滿頭滿頭。那麼遠,那麼微弱的光,卻能夠照亮我的生命,使我望見天國。

這天天氣不好,忽然下雨。可是,我不知道業已下雨。我忽然發覺只是全身已濕,已經濕透。我手裡還拿著傘呢,可是,我已忘記那是一把傘。

我拄著傘柄,在雨中漫步,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每當我仰首望樓時,雨水沿著我瘦長的頸子直瀉而入,蛇一般穿進,沿胸滑下。

我忽然興奮極了,我覺得,此刻真正像是一艘風雨中的歸舟,破浪之聲,驚天動地。

等我低下頭來,望見躁急的雨點敲打在水泥地上迸出來的水渦,渾圓,中心稍稍隆起,形狀像一個斗笠。十幾萬個這樣可愛的小東西密密麻麻排了個滿街滿地,像花紋奇異的大地毯。這是為我鋪設的豪華地毯,為我來見她而鋪在地上,鋪滿每一平方尺。除了我,再無第三隻腳踐上。

我站在這奇異的地毯上,仰首向天,雙目緊閉,雨點像耳光一樣劈面而來,有一種快樂的痛楚。

如果這是酒就好了,我想。如果有這麼多的酒,這麼多的烈酒,劈頭劈臉澆下來,鑽進內衣,衝擊每一個毛孔,使我成為一個水柱,不,酒柱,使我從毛孔中飲醉,那就更接近戀愛的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