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7.11.12

 

夜之交會—向陽

交會

像兩顆無言的星子,我們選擇在子夜的人潮中交會。

妳南下我北上,我們各距交會的車站九九公里,在濱海剝落的月台,子時,妳帶白日來,我攜黑夜去,我們合力寫出,愛。

各自付出九九公里的懸望和等待,我們在子夜的小站,完成一百九十八公里的交會。

 

只有放棄

只有放棄,無關乎犧牲,我們選擇時,常已先為自己做了最完全的保護。

像葉子從樹枒輕輕飄下來,像河水通過山谷慢慢流下來,像殞星離開天空疾疾奔下來。

只有喜悅,為所有新生、善或惡,我們放棄某些,也選擇某些,從來不曾想到,所謂犧牲。

 

當我死去

你看我笑時,不知我為這笑付出過眼淚;

你怨我哭時,不知為這哭我曾播種幸福;

當我死去,你要驕傲我已活過。

 

春回

落葉又紛紛走回一度離開的枝枒。

花飛為蝴蝶,蝴蝶開成了花。

 

閭巷素描

一大群人圍在一起,中間一名瘦嬌的婦人,雙眉緊鎖,上唇微張,袖口捲起,右手執著落了毛刷的掃把,左手緊張地抓住隆起的小腹,鬆寬染花的長褲,掀到膝蓋為止,她赤著腳,三七步。

圍擠著的人群像一口摔壞的鐘。九點位置,一個流著口水的小孩摀著眼看她;一點位置,一個壯漢,向她伸出雙手,哭和笑擰在左頰上;其他閒散的居民們,抱著幸災樂禍的表情,分別站在最舒服的位置;——雜聲細碎,一架飛機從巷口轟隆飛過……

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婦人嚴肅的掃把下,一隻唇邊沾血、閤目含笑,死了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