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7.12.03

 

 

愛的十四行詩─—聶魯達(1971 諾貝爾獎得主

海浪在不安的岩塊上碎裂,

明亮的光在那兒迸破,綻放出玫瑰,

海的圓周縮小成為一束花苞,

成為一滴藍色的鹽而落下。

 

噢,綻放於泡沫的木蘭花,

迷人的過客,它的死亡開花

又消逝——週而復始地出現,消失:

破碎的鹽,令人目眩的海的運動。

你和我,愛人啊,讓我們一同封住沉默,

當海洋摧毀它無止盡的雕像,

推倒它衝動的白塔:

 

因為在漫漫水波和滾滾沙石

交織成的隱形織物裡,

我們支撐起獨一且多難的溫柔。

 

*****

別走遠了,連一天也不行,因為,

因為,我不知該怎麼說,一天是很漫長的,

我會一直等著你,彷彿守著空曠的車站,

當火車停靠在別處酣睡。

 

別離開我,連一小時也不行,因為

那樣點點滴滴的心靈劇痛會全數浮現,

四處流浪覓尋歸屬的煙霧會飄進

我體內,絞勒住我迷惘的心。

 

啊,願你的側影永不流失於沙灘,

啊,願你的眼皮永不鼓翼飛入虛空︰

連一分鐘都不要離開我,最親愛的,

 

因為那一刻間,你就走得好遠,

我會茫然地浪跡天涯,問道:

  你會回來嗎?你打算留我在此奄奄一息嗎?

*****

我想回頭看看在樹枝間的你。

你逐漸地變成了果實,

毫不費事地自根部升起,

吟唱你那樹液的音節。

 

在此你將先成為一朵香花,

變形為吻的塑像,

直到太陽與地球,血與天空,

授予你喜悅和甜美。

 

我將在枝椏間辨識出你的頭髮,

你那在樹葉間成熟的影像,

那影像讓花瓣更挨近我的渴,

 

而我的嘴將充滿你的味道,

那自大地升起,帶著你的

血,戀人果實之血的吻。

 

*****

兩個快樂的戀人構成一塊麵包,

草叢中的一滴月光;

行走時,留下兩道一起流動的陰影,

醒來時,讓一個太陽在床上空著。

 

在所有真理中,他們選擇了時日︰

他們握緊它,不用繩索,而用芬芳,

他們不曾撕碎和平,不曾粉碎語字。

他們的幸福是一座透明的塔。

 

空氣和酒與戀人們相伴,

夜以歡樂的花瓣愉悅他們,

他們有權擁有全部的康乃馨。

 

兩個快樂的戀人,無終,無死,

他們誕生,他們死亡,有生之年重演多次,

他們像大自然一樣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