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7.12.31

 

放下放下—蔣勳

這個冬天,天氣特別好,溫煦的陽光四處照射。

為了避開學生下課時的擁擠,我常常把午餐的時間挪後一點。空曠的餐廳裏,不剩幾個人。陽光斜照在剛收乾淨的桌子上,幾隻蒼蠅在空中飛舞。

我選了一個靠窗的位子,讓陽光照在背上,晒久了,暖烘烘的,真是舒服極了。

廚師向我招呼,他說:

「你來晚啦!好的菜都沒有了。」

「沒有關係,有什麼吃什麼!」我說。

廚房裏乒乒乓乓,在收拾學生丟下的盤碗。有些廚師已換下工作服,圍坐在一桌,高興地大吃起來。

我漸漸覺得生命裡沒有什麼遺憾,並不是因為獲得的更多,而是懂得了放棄。

如果趕在最擁擠的時候來,菜餚的種類很多,但是,在煩亂匆忙的心緒下,大概也很難細細品嚐菜的味道。浮光掠影、走馬看花的匆匆走一遭,倒不如靜下來,好好真正地認識和了解一種東西,從裏面嚐出滋味來。

夏丏尊在豐子愷漫畫集前有一篇序,提到子愷的老師弘一大師。說他隨身帶一張破蓆,用衣服捲了做枕頭,早上,拿一條破得不堪的手巾到湖邊去洗臉。弘一嚴守戒律,過午不食,簡單的一餐也只是一碗白飯、一碟白菜、萊菔之類的素菜。可是夏丏尊描寫他吃飯時竟是:「叮嚀喜悅地把飯划入口裏,鄭重地用筷夾起一塊萊菔來的那種了不得的神情,我(夏丏尊)見了幾乎要下歡喜慚愧之淚了。」

人常常覺得生命裏有那麼多遺憾,大概是因為不知道放棄,忙著佔有佔有再佔有,一路抓,一路丟,結果是一無所有,連原來拿在手上的,也沒有仔細看清楚。

弘一是宗教家,我做不到他做的,那樣刻苦自律,身上不留多餘的一件東西。但是,他提出了生命的某一種情態,使我在這繁華的人間,常常提醒自己:放下放下。

托爾斯泰寫過一個寓言,大意是:一個人得到王的賞賜,告訴他,從黎明開始,到日落前,他騎馬跑過的土地,都屬於他所有。這人就鞭打著快馬,狂奔而去,一點不肯停息。他口渴、饑餓、疲倦,但是,為了掙到更多的土地,他還是強力撑持,直到紅日西沉。他雖然的確跑過了無數的土地,但也終於力竭而死。別人在遙遠的地方找到他孤獨的屍體,將他埋葬了。他所需要的土地,可以容下他的身體的,卻只是小小一塊就足夠了。

這個故事太簡單了,像說給小孩聽的,聰明的成人聽了也許會嘲笑作者的幼稚的吧!但是每每看到許多人,在我們越來越繁華的都市中奔忙著,就讓我想到這故事中的主角,在馬背上筋疲力竭、一往直前。我真心盼望他能稍稍停一停,感覺和享受一下他已經有的東西。

我細細咀嚼著這餐廳最後剩下的菜肴,卻不是最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