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8.02.18

 

捉放蝸牛—余光中

一陣大雷雨呼嘯過後

盆栽的茨菇秋海棠葉底

蠕蠕地盤踞著一匹

螺紋迴旋的灰色小蝸牛

正沿著多節的老莖開始

得寸,進尺,他孤詣的長征

這潛移暗襲的小侵略者

對開得正盛的這盆秋海棠

有跟我截然想反的打算

—我的,是唯美,是快餐秀色

他的,是出獵,是苦尋糧食

穿孔的闊葉斜披著翡翠

一串串的紅葩低垂著珊瑚

我的盆景是他的倉庫

他並不跟我辯論,只默默

任重而道遠地兀自向上攀

攀,攀,滑膩膩的一對觸角探

探,探,把怪眼伸入半空

像一對潛望鏡在刺探

上面的軍情,一觸到我的指尖

機警地就退進了圓殼

我把他輕輕地從莖上拔起

半帶著厭憎,半帶好奇

這一團盲目的慾望,我握著

—該怎麼處置他呢,這小小俘虜?

這冥頑的裝甲兵,一捏,就碎了

要是一腳,就解決得更快

而究竟,他犯的是什麼罪名?

企圖吃我的盆景未遂?

或逃得太慢,生得太不美?

(不像那群吱吱的飛賊)

我是誰,憑什麼來演上帝?

我自己呢,又掌握在誰的手裏?

衪又憑什麼標準來判斷

  我小小的企圖

應該幻滅或應該滿足?

 

苦笑著,我把這殼小頑固

放回他未竟的長途

一時也沒有想起

問秋海棠同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