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9.04.07

 

談時間—作者:梁實秋

 希臘哲學家Diogenes經常睡在一隻瓦缸裡。有一天,亞歷山大皇帝走去看他,以皇帝慣用的口吻問他:「對我有什麼請求嗎?」這位玩世不恭的哲人翻了翻白眼,答道:「我請求你走開一點,不要遮住我的陽光。」

    這個家喻戶曉的小故事,究竟涵義何在,恐怕見仁見智,各有不同的看法。我們通常總是覺得那位哲人視尊崇猶敝屣,富貴如浮雲,雖然皇帝駕到,殊無異於等閒之輩,不但對他無所希冀,而且亦不必特別的假以顏色。可是約翰孫博士另有一種看法,他認為應該注意的是那陽光。陽光不是皇帝所能賜予的,所以請求他不要把他所不能賜予的奪了去。這個請求不能算奢,卻是用意深刻。因為約翰孫博士由「光陰」悟到「時間」,時間也者,雖然也是極為寶貴,而也是常常被人劫奪的。

    「人生不滿百」,大致是不錯的。當然,老而不死的人不是沒有,不過期頤以上不是一般人所敢想望的。數十寒暑當中,睡眠去了很大一部分,蘇東坡所謂「睡眠去其半」,稍嫌有點誇張,大約三分之ㄧ左右總是有的。童蒙一段時期,說它是天真未鑿也好,說它是昏昧無知也好,反正是渾渾噩噩,不知不覺;及至壽登耄耋,老誖聾瞑,甚至「佳麗當前,未能繾綣」,比死人多一口氣,也沒有多少生趣可言。掐頭去尾,人生所剩無幾。就是這短暫的一生,時間亦不見得能由我們自己支配。……

    有人說:「時間即生命」,也有人說:「時間即金錢」。二說均是。因為有人根本認為金錢即生命。不過細想一下,有命斯有財,命之不存,於財何有?要錢不要命者,固然實繁有徒,但是捨財不捨命,仍然是較聰明的辦法。所以『淮南子』說:「聖人不貴尺之璧而重寸之陰,實難得而易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