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9.09.21

 

掌上風霜—作者:顏崑陽 

  如果,我攤開雙手,你將很清楚地從我的掌上,讀出風霜的鏤痕。

    父親假若真有遺憾,便是有幾年的時間,被人誘進賭場,輸了本就微薄的家產,也差些輸了子女們的前程以及全家人的幸福。我從沒見過像他那樣忠厚老實的人,就因為忠厚老實,才容易受人引誘,並且一陷落便難以自拔。

    在我讀中學的那段日子,經常深夜被母親搖醒,「你父親又不回家了!」這已不是第一次,我早就知道該怎麼做了:翻身而起,默默穿好衣服,牽出那輛破舊的腳踏車,在無邊的黑暗與冷寂中,走過一個巷弄又一個巷弄,我載著母親,到父親可能去的地方抓賭。冬季的雨夜,冷的不只是身子,而是心。

    為了籌集學費,幾乎每個寒暑假,都得到處去打工。高二那年的暑假,在丹鳳營盤口一家工廠,正以薄弱的體力挣取一天十六元的工資。小老闆隨著他父親來巡廠,竟然就是我班上鄰座的同學。此刻,我更深深覺得,人的命運真是有太大太大的差距啊!

    在這樣的環境中,我畢竟也成長了。每人都可能會面臨痛苦,但處理痛苦的方式,卻各人不同。有人選擇了酗酒、吸毒、打架或乾脆自殺。但我相信痛苦終必會過去,只要我沒躺下來,就是成功者。這是我當時堅持的簡單信念。如今,那些痛苦早已過去,而我也沒有躺下來,父親終又回到他的工作崗位。我真的沒有怨過他,他實在是一個非常忠厚老實的人,而人總難免會有錯誤的時候。

    命運給人的只是一張空白的支票,其中的價值由你自己去填寫。至今,我仍然不能確定地在支票上填下任何數目。因為那些痛苦雖已過去,但誰能保證從此不會再有痛苦來臨。

    「在上帝還未宣布一個人最後的命運之前,我們需要的是忍耐、努力和等待」。我始終堅持這樣的信念。

  導讀:顏崑陽,1948年出生於嘉義東石鄉,這是一個貧窮的漁村,後來全家遷到臺北,青年時期醉心古典詩詞時,創辦了蘭亭詩詞研究社,後來還成為大學教授。

    作者憶及年少時因父親一時嗜賭,使原本貧窮的生活更加艱苦,但他卻能勇敢獨立的面對生命的挑戰與挫折,而且一點也不責怪父親,讓讀者深深體會「唯有面對陽光,陰影才會拋在身後」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