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9.12.14

 

堅持的幸福—作者:芙紅晴

昏黃的燈飾,老舊的擺設,孤單的人影,空氣中卻漫著喜歡的特殊香味。

  我總在悶悶的午後,選擇坐在右邊靠窗的藤椅上,啜飲香濃熱卡布,一下睡著一邊讀著,恍惚間眼睛吃下很多喜歡的文字,享受ㄧ整個下午的寧靜和孤獨。

  「偷得浮生半日閒」的堅持,讓我總能在這佯裝文藝青年一整天。

  窗外的藍蒙上ㄧ層朦朧美,我品嚐著老闆綿密的體貼和用心,淡淡的在味蕾彈開,甘甘的在心理延宕,一種不容質疑的依賴。

  灰濛濛的天趕集路人匆匆,他們臉上盡掛著愁容,深怕待會不識相的雷雨會將自己淋成落湯雞。不同他人……一位骨瘦如柴的老嫗企盼的渴望定住了我的目光。

  她彎彎站在公車站牌下,臉上畫著和她年齡不搭調的濃妝,手裡捧著鐵製便當盒,小心翼翼盼著,眼裡的熱情和年齡不成對比。公車疾疾駛來,等車的人都迫不及待上車,「喀」一聲,震得玻璃窗內的我都聽得見,她仍靜靜站著心碎,絲毫沒有移動的跡象。

  沒有躲過無情的滂沱大雨,瘦弱身軀更顯脆弱,風雨中只見她用佈滿皺紋的那雙手,謹慎護著老舊的便當盒。我好奇著那鐵製便當裡究竟裝著什麼樣的寶貝?

  她不管散亂的頭髮及花掉的妝,執意的捧著它。

  一連幾天,我都無法專心,書似乎解決不了滿滿的疑問,她堅毅眼神、奇怪舉動、不搭濃妝,成功轉移我的注意力。

  那天,天氣微寒,眼見她仍佇立在站牌下,一切並無改變,只是抱著鐵製便當的手更緊了。終於我的好奇和同情給足了我一股衝動,點了一杯熱卡布,躡躡衝到對街,無聲遞給了她。

  她將熱卡布搶去,捱近便當盒,我愣著,靜靜的。

  她緩緩開口小聲跟我道謝,我並沒有因為她的不禮貌和遲來的道謝惱怒,卻為了她的舉動感到心疼,我不捨的陪著她,任時間忘了、走著。

  她開口:「這是最後一班公車嗎?」

  我點了點頭,她眼裡樣著淚光,我眼中一切也朦朧了起來。

  我想我的回答並不重要,因為她早該知道答案,只是渴望我帶給她一絲希望。

  我問「妳在等人嗎?」

  她疾疾點頭「他終於要回來了,他捨不得走的,我做了他最愛的飯糰,他會回來」

  如此反覆的呢喃「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就像魔咒一般安慰她也安慰了我,我無語看著--那樣的傻勁、堅持,別人眼中的荒謬、無稽,卻是她生存的動力及幸福,我的眼被白白的露珠纏著。

  每個人心中總有ㄧ份堅持--「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樣的執念在別人的眼裡或許是蠢頓表現,但它卻能成為你永恆的信仰!

  自以為是的我不也如此……。

  老是走進同ㄧ家咖啡店,坐在同一個位子,喝同一口味的咖啡,而咖啡店老闆也開著虧錢的店,在同樣的吧台裡,同樣費心為我準備咖啡,默默為我留下同樣的座位,讓我總是巧合賴到熟悉的藤椅,遇到我這種一坐就是半天的澳客,老闆一定損失許多商機,但我們的堅持總讓我在離開時能默契點頭告別,默默的。

  其實咖啡風味並不吸引人,而是愛上店裡的溫暖及氣味,一種莫名的堅持,不會隨著時間而消逝,反而愈加擴散、蔓延。

  婆婆的期待或許終將不會實現,但堅持的習慣卻預約了每個充滿期待的幸福明天。這天我抬起頭和老闆眼神交會的剎那相視而笑,淺淺的酒窩在嘴角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