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9.12.21

 

在寒流中聽冬天的歌—作者:向陽

  寒流來襲,空氣中隱藏著一股肅殺的寒氣,天空總是灰濛濛的,連路邊的花木也哆嗦著身子,在寒風中,一切生機看來都被壓抑、被摧殘著。然則也不,有些樹木仍然生氣盎然,有些花仍然怒放,多數人仍然精神抖擻,不畏寒流,在街道上活動,在工作場所工作,顯現出了寒天中的熱力。

    在台灣,平地氣溫攝氏十度以下,就被氣象學家視為寒流,寒流是冷空氣侵入所造成的降溫現象,來自北方的冷空氣,彷似海潮一般,一波波襲來,寒風撲面刺骨,對於位處亞熱帶的台灣來說,雖然不像北極、西伯利亞等地那樣冰天雪地,冬天氣溫總在攝氏零下二十度以下,即使是夏天,平均氣溫也在攝氏零下二十度度左右。在年平均溫攝氏二十二度的台灣,十度以下就是寒冬了,就可說是酷寒了。

    酷寒,往往限制人們的活動,也影響人們的心緒。在寒冷的天氣下,厚重的衣服使人行動遲緩,灰暗的天空叫人情緒低落,濕冷的空氣也讓人提不起勁來。天氣的冷熱,人們除了用眼睛看,用肌膚感應,也透過心情來傳達。所以,在酷寒的冬天,起床得掙扎,出門做事得掙扎,舉凡一切必須動起來的事,也都得掙扎,能窩在被窩裡不出門、不做事,感覺起來好像幸福多了。

    酷寒,也帶來寒害,感冒的人增多,是酷寒對人們最溫柔的傷害,在寒天下凍死、或引發其他疾病而猝死,則是一種對生命嚴峻的考驗。寒害,更具體地表現在養殖業和蔬果植物的受害上,沿海地區漁塭常見養殖的上萬虱目魚集體凍死,農田中的蔬果更是脆弱,一陣寒流襲來就產生生理障礙而受損。以農委會今年二月發佈的新聞,光是二月中旬的寒流就造成農漁業新台幣十一億多的損失。寒流之為害,由此可見。

    這樣說來,冬天的寒流簡直一無是處,寒流對人、對萬物所造成的不同程度的傷害,使冬天更沾帶著死亡、寂靜的感覺;有著詩人羅伯特‧伯萊筆下「冬天的螞蟻顫抖的翅膀╱等待瘦瘦的冬天結束」的悽涼、苦澀感覺。而春天還那麼遙遠,顫抖的翅膀能不能通過「瘦瘦的冬天」的考驗,則在未定之天。冬天,寒流,如果影響到人的心緒,大概就是這樣帶有著無望感覺的悲傷吧。

    對照著現實的社會,這幾年來台灣也彷彿籠罩在寒冬之中,政局紛擾、經濟停滯、社會亂象頻出,人心跟著沮喪、失落,彷彿看不到暖陽。在上者爭逐權力,富者爭逐金錢,無力者只能呼天而天不應,弱勢者叫地而地不語。在這種頹唐亂世之中,簡單生活似乎也得挑萬鈞重量,更令多數人有茫然無路之感。然而,只要我們願意,也可換另一個角度,換另一種心緒來看待冬天、迎接寒流,面對內心和外在世界的酷寒。冬天可能是四季中的一道傷口,春天的明媚、夏天的亮麗、秋天的成熟之外,冬天以死寂的形式表現了一年的結束和繁華落盡的悲傷,冬天的寒流,可能是一年到達盡頭的哀歌。但如果我們有愛,有夢,冬天、寒流,也可看到溫暖的燈火,亮在最黑暗的角落;聽到美麗的歌聲,響在最寂靜的心頭。

    這幾天寒流襲來,在網路上讀到日本流行歌〈冬之歌〉歌詞,原作是由玉城千春所寫,這首歌的歌詞很長,其中前半段這樣說:「儘管是這樣偏遠的小鎮,依然有夢,冬天的歌,伴隨晶瑩的細雪灑落心中,搖曳的燈光,彷彿就要跟著呼吸熄滅,卻又比天空中的星子更加閃爍,儘管身隔兩地,你依然在我左右,因為我相信,即使在這樣的夜裡,風依然溫柔的吹,高舉雙手,向著寬廣的天空,冬天的歌,伴隨晶瑩的細雪灑落心中」,這首歌詞,寫出了冬夜的美麗,但與其說寫的是冬夜,毋寧說是心的美麗。歌詞鋪設的情境,是一個偏遠冷寂的小鎮,寒風徹骨的冬夜,細雪紛飛的淒涼,以及閃爍搖曳的燈光,將整個冬夜的寒意凸顯出來,歌詞中的我,並不因這樣徹骨的寒意而頹喪,他能在搖曳的燈光中看到比天星還光燦的熱,是因為他有一顆相信人間有情的心;他在淒厲的風中能感覺風的溫柔,是因為他相信人間有愛。地偏而心熱,因此冬寒而心暖。

    這首歌的感動聽者,在於冬天也有溫暖的時候,不盡然是死寂、毀壞或絕滅,心中有信念,就算在荒地、在寒冬,在燈火稀微之處,在呼吸將要停息之時,都可看到寬廣的天空,看到細雪晶瑩,心寬地廣,一念晶瑩!看待冬天,應該這樣看;看待寒流,應該這樣想;看待亂世,也應該這樣想。高舉雙手,迎向細雪,最冷的冬天,就會響起最溫暖的歌。所以,在寒流來襲之際,在天空陰沉之時,我們一方面需要衣物以禦肉體之寒,免受寒害。但更重要的,恐怕還是先得暖和我們的心,以免外在寒流肅殺我們的靈。有人因為寒冬看到寂滅,有人在寒流中感應暖流;有人在陰鬱的天色下絕望、哀傷,有人卻在烏雲細縫中看到光明的即將開啟。區別就在一念。

    也是寫寒冬的詩,明末憨山大師這樣說:「雪裡梅花初放,暗香深夜飛來;正對寒燈獨坐,忽將鼻孔衝開。」在雪中看到梅花綻放,在深夜聞到暗香飛來。死寂之處看見生機,闃暗之際聞到花香,這是心之為用,也是心之所寄,而真正豁然開朗的,不是梅花在雪中的綻放,不是暗香在深夜飛來,是正對寒燈,敞開心竅。則寒流有何可顫,冬意有何可寒,亂世有何可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