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98.06.24

 

讀山──作者:張騰蛟

     群群的山巒如部部殷厚的卷冊

        迤邐復迤邐,連綿復連綿,在時間的長流中

       裸其奧義,隱其真髓,於大地之上

       我,乃是一個飢餓了很久的讀者

       我是常常去讀山的,遠遠的讀其蒼茫,近近的讀其清幽;粗讀其豪放,細讀其深沉。讀青,讀綠,讀和諧,讀靜謐。

     我常常去讀那些嶙峋崢嶸的嶙岩;讀它們的容顏,讀它們的生活,讀它們的風貌,讀它們的歷史,讀它們是用一種什麼樣子的步子走出了洪荒;讀它們是以一種什麼樣子的姿態去承受億萬年的風風雨雨。然後,我也去讀它們的威武,也去讀它們的溫順。讀它們為什麼會耐得住永恆的寂寞,為什麼會耐得住永恆的蹲坐;讀它們為什麼會有那麼好的氣度,可以容忍一些錯綜的根鬚在它們的身邊做蠻橫的盤纏。

       茂密的林木,在山中凝聚起了片片的青翠,形成了這些豐厚卷冊中的美麗的篇章,我就這樣靜靜的讀著它們。

        讀那些嫩芽如何成長,如何茁壯,如何把一些枝丫交給了它們的子孫,然後,它們又如何回到泥土中。

        讀一條細長的根鬚,如何穿過一段泥土,然後在另外的一個石隙中鑽出頭來,成長起另外一個新的生命。

        讀一根瘦弱的樹枝,如何自陰暗的一角伸出手來採摘陽光,然後去營養自己,去健壯自己。

    山林的本身就是一個豐富的世界,在這裡可以覓得一切。有一天,當我正在讀那棵爬藤如何借一株枯樹而站了起來的時候,便驟然發現了那棵枯樹的笑顏,我已經意會出來,它是因為那棵爬藤為它裝飾了綠意而笑的。又有一天,當我正在讀著另外一灘濃綠時,發現到一條蜿蜒的小徑,非常自在的自我的身旁伸向了山巔,我想,誰是這條小徑的母親呢?會選擇在這樣的一個山野中踩下了他的第一個步子?像這麼一條瘦小的小徑,為什麼可以負荷得了那麼多腳步的踐踏呢?

      這樣的山野並不純然是靜謐的,可以讀到吱吱喳喳的蟲叫,也可以讀到啁啁啾啾的鳥鳴。有時候,在一堆非常繁茂的草叢裡,還可以發現到昆蟲世界中的小小戰爭。

    讀山的時候,也會讀到一些偶發的事件。就像那年春天,當我正在初讀一片新鮮的山林時,聽到喊聲自四面八方響了起來,並且,在喧囂中還隱隱約約聽到一些殺殺砍砍的聲音,我便立刻攀登山巔,舉目遠眺,噢!看到了,山腳下,一群群勇壯的嫩芽,正在追攆著一個敗陣的冬天。

       山是一部豐厚的卷冊,怎樣讀也讀不完它,讀了嶙岩再讀山林,還有那些挺聳的峰呢?還有那些深幽的谷呢?

       我是一個讀山的人,但是我知道,有時候人家也會讀我的,當我就像是一個短短的句子般的投向山林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