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98.10.21

 

生命「大發」的意義—幾米隨筆

1993年底,我還在廣告公司上班。那一年,我在工作上遇到前所未有的低潮。一個寒冷的冬夜,我迷迷糊糊的走進一家位於地下室的命相館,我還清楚記得,那個紋著兩道濃黑誇張柳葉眉毛、聲音粗嗄的女相士,用幾乎是命令式的口吻,叫我從眼前一個盛著米粒的小圓盒中,隨意捏出幾粒米來。她用艷紅的指甲撥動米粒,又隨手畫了一些符號,然後面無表情的說:「你不要再寄人籬下了,要自己創業。1995年將會大發,獨當一面,不費吹灰之力,財源滾滾,從此平步青雲走上人生高峰!」

這些話讓我心甘情願的付錢,快樂的走出命相館,覺得人生一片光明。

隔年我結束長達十二年的廣告生涯,做一個全職的插畫工作者,沒天沒夜的畫圖。日子簡單平靜而美好,但是我實在想不透,這樣的工作,這樣的收入,憑什麼會大發。

我幻想著美好的未來,心中一直默默期待1995年快點到來

95年才剛過完農曆新年,二月下旬,我在睡夢中被左大腿的劇烈抽痛所驚醒。三天後大腿失去知覺,一開始我仍天真的以為,只是一時不小心的撞傷或者肌肉拉傷,醫生找不出疼痛的原因,治療無效,我也不以為意。一邊四處求醫,一邊畫畫。疼痛持續加烈,而我日漸衰弱。在一個初夏的午後,我幾乎昏倒在求診的街頭,太太扶著蒼白衰弱的我,直奔榮總急診。

第二天,在母親節的前夕,主治大夫面色凝重的暗示我得了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也就是血癌。我就像八點檔連續劇中遭逢天人慘劇的主角,放肆的大哭大鬧,一直哭到昏昏沈沈的睡著了。再醒來時,病床外的花籃已堆得滿滿的,甚至有些已經開始枯萎了。

我沒有任何選擇的開始接受化療,結果就像電影裡的情節一樣,悲慘極了。嘔吐,發燒,昏迷,疼痛……在醫院住了六個月,我整個人完全變形,浮腫的大臉,光禿禿的頭頂,驚恐無神的雙眼,永遠戴著口罩,連站都站不穩。我精疲力竭的與死神搏鬥,日日流下無助的眼淚。離開醫院的那天,還是個狂風暴雨的颱風天,我沒有驚動任何人,只想快速逃離醫院,心裡暗暗發誓,永遠永遠不要再回到這個地方!

1995年,我什麼事也沒有做成,躺在醫院的單人房,與世界隔離,謝絕訪客,流淚度日,每天有一大堆醫生護士服侍,不斷輸入別人的血紅素,血小板。日日期待自己的白血球能夠爭氣一些。

我常常回想,生命裡這一段驚心動魄的轉折,到底要對我的人生作何提醒。我是那樣一個冥頑不靈的笨蛋,躺在醫院裡,吞嚥困難的時候,還滿腦袋在回味美食的滋味,心裡盤算著離開醫院以後,要立刻去吃遍各大美食名店。生命的變化太快,太殘酷,來不及準備,也無法預料。所有的美好都在當下。而所有的變化也變得美好。

我感念那一段飽受折磨的傷痛時光,讓我變得感性而敏銳,許多平凡的小事變得重要,而許多非凡的大事又變得無足輕重。

回想女相士當年的鐵口直斷,她說我日後會獨當一面,沒錯。疾病的傷痛是無人可以替代的。說我會不費吹灰之力,財源滾滾,沒錯。我只是躺在床上,保險公司就自動送來百萬鉅款的理賠金。說我會平步青雲,步上人生高峰,沒錯。我像皇帝般的受到被美麗的妻子,仁慈的護士和醫術高明的醫生二十四小時全心全意的呵護。

我終於明白那一年生命大發的意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