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100.03.08

漂流木的獨白—作者:關山老師

(此文為99年學測國文作文示範作品

我是一塊千年不爛的漂流木,在這天地間已漂盪這許許多多的輪迴,也看盡人類千百萬種的情態。

曾有那失意漫步的哲人,「道不行,乘桴浮於海」,那不是仲尼嗎?他為什麼還要感嘆呢?他的學生子路不是早已知道「行其義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為什麼仲尼還要行吟澤畔呢?他崇敬的老聃曾駕著青牛西去,莫非仲尼的心底深處也曾懷憂喪志、盼望過隨波東逝?我也曾想追隨他過。

曾有那一往情深的君王,「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飄渺間」,為了朦朧的感情,竟日夜遣使東尋,追尋那遙遠的綺麗夢幻。唐明皇的呼聲,一聲聲地消失在浪濤亂雪之中,疊疊重浪,掩蓋了那千年前的嘆息聲,我也曾為他落淚過。

曾有那明心見性的文人,「雲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在指目牽引之間,看破人世橫眉,傲岸獨立,帶著他生命的最後一點放縱,與客對酒,扣舷而歌。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蘇軾,當他遠離我時,彷彿仍有梟梟餘音在海際明月傳來,我一時心寬意闊。

曾有那為國失意的重臣,「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歎零丁」,山河破碎正如風中飄絮,文天祥激動落淚,我知道他無奈,我知道大勢已去,可是你怎麼不學學明惠帝,逃到遙遠的中南半島呢?為什麼不保全生命,徐圖再起,為何一意守定中國,坐以待弊?當然,你們是不知道明惠帝的事的,他的事還在好幾百年後呢!我親眼見到他逃到中南半島,坐著商船逃到印尼去了。但你們的腦筋怎麼就那麼笨呢?

也曾有那大西洋上的哥倫布,差點為了地球是不是圓的,送上自己的性命,我曾聽到爭吵聲。也曾有那南半球的澳洲,被丟下許多英國人刻意隱瞞的孩童,我只聽到孩童的哭泣聲。更有那台灣海峽兩岸的同文同種的人,竟然為了國家的名字在爭執,我曾聽到嘆息聲。

我也不想沾染你們人類的喜怒哀樂,但我竟為仲尼沉思,良久不振;我竟為玄宗落淚,為情所思;我更為蘇軾一吐胸中悶氣,包容天地;為文山難過,只因他小氣執著;為哥倫布著急,因他差點死於非命;為孩童痛哭,因他們是無辜的;為中國人不智,因他們所爭的無干利益。

我若再和你們人類混在一起,我永遠也逃不出貪嗔痴的三千煩惱,你們的莊子早在壕梁之上要齊物逍遙,但王羲之在蘭亭之側卻已選擇人間鐘情。

要情?還是要逍遙?我還是做個不繫之舟,隨波逐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