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100.04.06

 

美與生命的體悟—作者:漢寶德

  我國古代的哲人,除了道家之外,都不談美。即使道家談起美來也是很含蓄的,這是因為古人是把美與善對立起來,而善自然是最受尊崇的價值。也就是因為儒家一直把美與罪惡連在一起,才使得在我國豐富的思想史中沒有美的位置。直到最近,哲學家們才開始把道家中的美開發出來,建立起東方特有的美學。

其實西方的哲人對美也懷有戒心,所以柏拉圖才有驅逐詩人之說。可是一旦美與真、善結合,那就成為神明了。西方文化是把美視為至高無上的、神明一樣的力量,才產生了以美為中心的藝術史。也是因為以真、善為基礎,西方的美一直是哲學的一部分。

    首先,美是從生命中產生的,它是生命的因子。我曾經不只一次指出,美是天性。為什麼上蒼賦予人類這樣的天性?是為了使人類擁有求生的能力。在求生存的潛能中,以延續生命最為重要。仔細想想,這是多奇妙的設計!上蒼設計了「美」,又賦予人類覺察美的功能。

    以最原始的味覺來說吧!大自然為我們設計了非常敏感的覺察美味的能力,而又使最有營養,可使我們健壯的食物具有這些美味。在原始時代,假如我們沒有辨別美味的能力,我們隨時可能被有害的食物毒死。凡不利於我們生存的東西,大體上說,是我們的味覺所不能接受的。只有在生病的時候,為了治病,才會吞食苦口之藥。味覺之甜與嗅覺之香就是美味的基礎。

    延續生命之道除了使自己存活之外,更重要的是把生命傳到下一代,因此求偶並傳宗接代的功能,是上蒼神奇的設計。為了創造生命,大自然設計了精巧的生殖機制,並用美感作為兩性相吸的觸劑。沒有美感的存在,就沒有情愛發生,如何因兩情相悅而生出下一代?大自然重視生物後代延續的功能甚過於生物本身的存活,因此很多低等動物,完成交配之後,雄性即以身殉;所以殉情是自然賦予生物的行為傾向,而其媒介就是美。中古的騎士位美女殉身,或戰死疆場的故事,就是生之戲劇的具體化。

    美不但是延續生命衝動的觸媒,而且是演化的動力。物競天擇是生物演化的基本原則,生物間為求生存而互相競爭,而存活並可繁衍者,大多是「美」的勝利者。強而有利者獲勝,而力與美自古希臘以來,就視為同義語。由於此一競爭的原則,人類的演化乃逐漸向力與美的方向發展,直到人道主義出現。

    從這個觀點看,美是一種生命的力量,是存活的競爭力。大自然發明的萬紫千紅,與醉人的馨香,無非是生命傳播的工具而已。因此也可以視美為創造的根源。人類進入文明社會,這種力量就被轉化為人文精神,居然被視為貴族階級專有的生活素質。與善行一樣,成為富有者,也就是勝利者的點綴。

    到了民主、均富的二十世紀,情形就改變了。美已成為大眾的財富,為眾人生命中的必需品。因為美是人人所需要的,因此現代科技不斷的提供美,生產美,使大家的生命更充實,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