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100.04.19

 

青春心願—作者:薛好薰(高中教師)

 

那時,木棉花開又落,你的心在升學雲霧中徬徨,像春夏交替間的陰晴不定。在經過一天冗長課程後,你背著壓沉肩膀的書包經過校園一排木棉樹下,看著地上躺落的花比幾近光禿的枝上還多,於是放下書包,開始撿拾。

做什麼呢?我也好奇停下腳步,看你蹲身拾花,莫非你也興起惜花葬花的心情?

撿來的花兜在草地上成一墳後,你開始鋪排,這造花工程排列到一半我就看出來了,是心!大小兩顆重疊的心!

你可能不知道,在樓上張望的我,為這樣柔軟與細膩的行止而感動,你那青春的心,畢竟沒有埋葬在厚重的參考書與試卷之下,只要有一絲光線穿透千噚的書海,你便迫不及待伸出頭瞇著眼迎接,像深潛憂鬱藍海的長鯨,浮昇上來透氣,一噴出水柱,竟散成七彩虹泉。

想起你在課堂上如此沉靜,泅泳在知識汪洋,不知道在茫茫學海中你是否已確定未來的方向,有某種磁場暗暗牽引著你嗎?你曾向我提出疑惑:人們說,老師是岸邊的燈塔,在闇夜散發光芒指引人方向,但你不免懷疑,燈塔只能消極地避免船隻觸礁。校規限制太多,太多的「燈塔」,竟像東北角沿岸夜裡捕魚的強熾光線,你好奇趨近,卻照得眼花,反陷入羅網。怎麼會是指引方向?

我很同理你的憤慨,卻不同意你的詮釋。你,及所有的學生,都是老師們最珍護的未成年的鯨,偌大的人海充滿凶險,在你們出發縱浪海洋之前,只希望你們長好了鰭肢,具備好應變的能力,規矩雖是限制也是保護,不是誘引你入彀中,規範了最低限度,剩下的就是你可以悠遊的無窮空間。老師們之所以像燈塔矗立在突出的礁石,除了警示你不要衝撞危險之外,那一小炬輪轉的光芒,極力地指向最遠的地平線,那是你將來馳騁的海天。

你所鋪排的兩顆心一直留在地上,吸引往來學子與老師的注目,雖然隨著時日移轉,原本鮮橙的木棉花變得暗黑,再幾日綿綿陰雨,便沒入一片冒長的青草地,然而它卻在我眼瞳中一直留存著。我恆常想起,面對大考、無法恣意揮灑青春的你,不是只有無可奈何的哀嘆,你把心願用花朵鋪排,昭告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