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100.04.26

 

板擦.擦板.夢—作者:陶 瑜(國小教師)

 

三月二十一日星期五 天氣:晴,時多雲,偶陣雨 

中心德目:負責

值日生:總是我在擦,不知你流浪到哪裡?

每當鈴聲響起,岸邊蟄伏的魚雁便紛紛離堤,躍入簡訊的汪洋中穿梭傳情,一些告白失利的沈魚落雁,則隨著新店溪,蜿蜒流進書包裡青澀的記憶。

林蔭環繞的球場上,哨音風馳電掣肆意逡巡,鑿穿了教室的氣窗,再鑽入追星族的耳膜銷聲匿跡。

曾幾何時,少年從一顆迎風搖曳的小汽球,蛻變成萬眾矚目、背負人類生機的巨蛋,日以繼夜從家裡移位學校,再遠傳到補習班,只求能借力使力不偏不倚,無福灌籃有幸擦板,撂倒一竿子裁判,勇奪滿級分的最高榮譽。

然而,無論成吉思汗莫那魯道還是愛因斯坦,課本上叱吒風雲的英雄好漢,每個長得都像王建民。瞄準子弟兵日益石化的腦細胞,禁區的總教練發動粉筆板擦不斷奇襲,力道威猛、角度精準,令考卷上的答案就地蒸發,迫使我軍全面失守。

激烈對峙中,前鋒麻吉捎來的留言顯示:「不怕敵人埋伏夾擊,只怕頻頻罰球仍投不進。」在這個過去和未來都很模糊的年代,徘徊三分線上的我,既不戀戰也無心防禦,嚮往瑞士的恬靜,我宣稱自己永遠中立。

窗外,天空藍得不可思議。街道的招牌,一如既往爭奇鬥艷,召喚原鄉和異鄉人的漂泊,齊聚周董的八度空間尋覓歸宿。如同交警大哥徐緩有致的手勢,未成年的生活其實頗有規律。

教室裡,地主遊客交頭接耳:「連線沒?破關沒?星光大道看了沒?」客廳裡,衣食父母輪番上陣:「吃飯沒?洗澡沒?功課做完沒?」為了回饋人群,我也來應應景:「考試pass沒?晚自習下課沒?有人在家沒?」

球賽,仍是不斷開始又結束。但那淡淡的桐花香,始終陪伴隔壁班女孩,引領我的靈魂循著新世界的軌道,從火星返回基地。她也輕柔的提醒路人別再行色匆匆,好讓微寒的春再次沾染人們掌心的餘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