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100.05.18

 

—作者:法布爾

 

當蟬的幼蟲初次出現地面時,牠會在附近徘徊尋找適合的地點—一棵小矮樹、一叢百里香、一片野草葉,或一枝灌木枝—好讓牠褪去身上的皮。一旦找到適當的地點,牠就會爬上去用前腳一動也不動地緊緊抓住。

牠的外皮開始從背的中間裂開,我們可以看到淡綠色的蟬就在裡面。頭也跟著出來了,然後是牠的吻突和前腳,最後就是後腳和皺摺的翅膀。除了末端的部份,牠的整個身體已經全然蛻出了。

接著牠表演著一種令人驚嘆的體操。牠腾在半空中,只用一個小小的點與舊殼聯繫;牠開始翻轉直到頭向下,皺摺的翅膀開始向外竭力伸展開張。緊接著用一種肉眼難以觀察的動作,全力將身體往上翻,並用前腳構住牠的空殼。這個動作讓牠的身體從自己的殼鞘中完全解脫。整個過程約歷時半個鐘頭。

剛解放的蟬起初還不是很健壯,牠必須接受日光及空氣的洗禮,直到擁有精力與美麗的顏色。牠只用前爪捉住舊軀殼,在微風中搖擺,看起來相當脆弱,牠那時仍是淡青色的。直到出現棕色調才算是正常了。假使牠在九點半占領了樹枝,約在十二點半才會留下空殼飛離。有時這空殼會在樹枝掛上一兩個月。

蟬的歌聲似乎是為自己而唱的。牠翅膀後的空腔裡,有一種像鈸的樂器,為了使聲音更有魅力,牠還在胸前裝上響板。由於身上巨大的響板,使得器官必須緊壓在身體的小角落裡。可以確定的,蟬當然是非常熱心於音樂的,否則也不會漠視自己的器官,而選擇騰出空位在身體裡裝上樂箱。

可惜,牠所深愛的樂曲卻不能讓人有所共鳴。我也尚未發現牠的主要目的是什麼?有人曾說,牠是在呼喚自己的同伴;但事實卻不盡然如此。蟬介入我的生活領域已有十五年之久。每年夏天,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我總會看到牠們的身影,聽到牠們的樂音。我看到牠們在懸鈴木上成行排列,並肩而坐。牠們動也不動地將吻突插在樹皮裡狂飲,隨著陽光的轉移,牠們也會沿著樹枝慢慢地傾斜轉動,找尋並跟隨著最溫暖的地方。但無論是飲水或移動,牠們從未停止歌唱。

如此看來,牠們也不是在呼喊同伴。誰會連續花上幾個月的時間,大聲呼叫就在身邊的人?

未成熟的蟬在地底的生活仍是個謎,不過我們知道,在牠們變為成蟲來到地面的時間大概需要四年;然而,牠們在陽光下歌唱的時間卻只有五個星期。

四年黑暗的地底生活,以及一個月陽光下的享樂,這就是蟬的一生。我或許不該責難牠那喧鬧的凱歌,因為經過四年的地底掘土生涯,一旦穿起錦繡的衣裳,長起可與鳥兒媲美的羽翼,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時,還有什麼樣的鈸聲,可以慶祝牠得來不易而且短暫的喜悅呢?

 

【賞析】

 

     此文描寫蟬的一生。先描寫蟬在地底下生活四年,變為成蟲,爬出地面,到樹上脫殼,身體從淡青色變成棕色,飛離蟬殼,高據枝頭,過程大約半小時。其次描寫蟬五個星期的生命中,始終高聲鳴叫。文字簡潔,記錄細膩清晰,充滿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