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100.09.20

 

畜牲三章—豬      作者:吳錦發

    這是關於一頭叛逆的豬的故事。

            牠是我阿媽養的一頭豬,和牠同一胎的有七個兄弟姐妹,但那是一次死胎,存活下來的就只有牠一隻而已。

            只有牠一隻,所以阿媽特別疼惜牠,簡直把牠當自己的寶寶一樣看待,我好幾次看到阿媽在餵食母豬的時候,慈愛的蹲下來撫摸牠,並且小聲的和牠說話,給牠愛和溫暖。   

             給牠愛和溫暖,但是牠出生後兩個月左右,卻開始顯露出叛逆的個性,牠吃食的時候不准母親靠近,否則便加以攻擊,牠也不像別的小豬一般喜歡靠著母豬的身子睡,牠,喜歡單個兒窩在豬圈的一角孤獨的躺著,牠,是一條寂寞的小豬吧,阿媽心裡這樣想。

           阿媽心裡這樣想,便把牠移到另一個豬圈裡和另外一條母豬生的八隻小豬關在一起,有了別的兄弟姐妹在一起,牠應該會比較快樂一點吧!阿媽用她養孩子的經驗,在心中如意的盤算。

           在心中如意的盤算,然而,牠竟是一條驕傲的小豬,牠依舊喜歡孤獨的窩在豬圈的一角,依舊不願意和別的小豬一起食,一起睡,牠吃食的時候,甚至不准別的小豬和牠一起共食,別的小豬靠近來,牠便攻擊,睡覺的時候也不准別的小豬靠近,否則牠便馬上起來,攻擊,攻擊,攻擊,攻擊……牠,阿媽忍不住心中臭罵,真是一個兇狠的不良少年!

          真是一個兇狠的不良少年,連愛牠餵牠撫慰牠的阿媽也一併敵對,有一次餵食牠的時候,由於牠對兄弟姐妹的蠻橫,阿媽生氣起來打了它的耳刮子,牠竟毫不客氣的反噬了阿媽的手,阿媽惱怒到了極點,忍不住破口大罵:「夭壽仔,短命宰,養你餵你,竟如此忘恩負義!」

         竟如此忘恩負義,養大家餵大家,犧牲了農業才成全了工業的臺灣,養肥了工業竟捨棄了在田裡流血流汗的農民們,重米米落價,種香蕉香蕉倒河裡,養豬豬賤價,大報小報一起罵「農民沒遠見,一窩蜂作風害慘自己!」罵得不識字的阿媽聽到別人說了,也一肚子火起:「要吃豬肉時農會拚命叫我們養豬,我們養了,他們卻說太多了,市場他們去控制,農民也沒讀書,誰知道什麼遠見不遠見!」

         農民也沒讀書,誰知道什麼遠見不遠見,所以一隻豬牿一百塊,要賣不賣隨在你!

         隨在你!要死大家死!全村莊的人都把小豬扛到河邊去放生,阿媽捨不得,等了一個月,豬價沒起色,一隻豬牿變成五十元,阿媽掉了淚,心一橫,把那不良少年豬和牠的兄弟姐妹也扛到河裡去放生,「阿彌佗佛,要生要死,隨你的福氣!」

 

導讀:

   吳錦發,1954年生於臺灣美濃,以其農村的生活經歷做為小說創作的題材。本文用臺灣農家常見的動物—「豬」—做譬喻,運用修辭的技巧,將豬的個性維妙維肖的與貪婪的執政者結合,批判其無知又貪得無饜,對於一直照顧的農民忘恩負義,這儼然是一篇為農民發聲的虛擬小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