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
主選單

102.04.16

佳文共賞 景文圖書館提供102.4.16

如果我是那風—阿爾多.李奧帕德

  在十一月的玉米田裡製造音樂的風是匆忙的。玉米稈哼唱著,鬆散的玉米苞葉以半嬉戲式的漩渦朝天空急速飛去,風繼續趕路。

    在沼澤地裡,長長的風浪湧過多草的泥沼,拍打著遠處的柳樹。一棵樹試著爭辯,光禿禿的枝幹搖動著,但是無法留住那風。

    沙洲上只有風,而河流往海洋奔流著。每一簇草都在沙土上畫圈圈。我在沙洲上漫步,走到一根漂流而來的原木那兒坐下來,聆聽周圍風的號叫,聆聽碎浪拍在岸上所發出的清脆聲響。河流是死氣沉沉的:沒有一隻鴨子、蒼鷺、白尾鷂或鷗,不是在尋找避風港。

    雲裡傳來一個隱約的叫聲,彷彿遠處有一隻狗正在吠叫。說來奇怪,全世界都豎起耳朵傾聽,想知道那是什麼。很快地,那聲音就愈加響亮,原來那是一群看不見,但即將飛來的雁的鳴叫。

    雁群從低垂的雲朵間出現,就像一面破爛的旗幟,急降又上升,隨風上下移動,聚集又分開,但是牠們仍然前進著,風溺愛地和每一個拍動的翅膀角力。當雁群在遠方天空變模糊時,我聽到最後的鳴叫,那是夏天的熄燈號。

    現在,在浮木後面是溫暖的,因為風已隨雁群遠去,而我也願意隨雁群遠去—但願我是那風。

賞析:

  雁是蕭瑟沉寂的秋日最奔放的生命。秋風匆促急驟地席捲大地,號叫著,拍打著玉米的苞葉,萬物無不尋找躲避的處所,此時天空傳來雁的叫聲,可見低垂的雲朵間出現雁群,忽上忽下拍打翅膀,和風猛烈地角力著。雁群的出現意味著夏日已結束,作者渴望化為秋風,隨雁群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