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101.04.03

佳文共賞 景文圖書館提供101.4.3

香煙裊裊作者:彭義方

 

  父母對子女的牽掛繚繞如香煙,時而隨風擴散無休無止無形無礙;時而柔如一縷香……

 

最近到龍山寺,冷冬的季節,天上下著小雨,在非假日的午後,仍有不少信徒冒著風雨,前往禮拜燒香。寺院內白煙瀰漫,若不是空氣中的水滴與之相頡頏,靄靄香煙就能升得更高了。無奈水火相剋,煙究竟無法翻出屋檐。

 

平常父母親燒香拜拜,我若是在場也會跟著拜。年輕時並不曾主動到廟裡拜拜,年長了偶爾也會獨自來到廟宇,去親近那充滿莊嚴的氣氛;有的時候心裡也會升起依靠神明的念頭,祈求神明的庇祐,或者是希望藉由禮拜的儀式,來修恭敬之心。

 

小時候父母親祈禱時,我偷眼看他們,卻總是聽不清他們向神明說了些什麼。年復一年,當我漸漸地懂事了,才知道父母子女祈禱的不外是平安長大、健健康康、學業順利,工作能穩穩當當的。父母對子女的牽掛繚繞如香煙,時而隨風擴散無休無止無形無礙;時而柔如一縷香,輕輕的默默的深深的淡淡的裊裊上升。

 

廟裡信徒或跪拜或燃香禮拜,我則雙手合十點起心香,深深的彎腰俯首向神明行禮。眼前的信徒是一位中年婦人,眼睛放著精光,雙手擎一炷香,仰望莊嚴寶相,口裡念念有詞,想必是正在為至親祈福吧。白煙依舊在院內繚繞,無法飛出屋簷,小雨仍細細的下著。

 

生活如煙雲繚繞,有時讓人看不清楚。大學畢業後,希望自己能夠日以繼夜的努力進取,然而,工作一個換過一個,雖然奮力掙扎,職場上卻似乎總是下著綿綿細雨,我始終無法翻出過於競爭的職場。曾經開過一家豆花店,那次開店好比託人打造了一艘船,我登上船勇敢的駛入大海,乘風破浪;但航行了幾個月之後,如墮五里霧中,還好有家人的幫忙,使我度過了生命裡的黑水溝。後來我將船收起來,重新加入上班族的行列。而父母親依然常常燒香,祈禱我的工作能夠更加穩當。

 

禮拜完畢,我像一名觀光客一樣四處走看,欣賞廟裡的藝術品。無論是壁畫、木雕、龍柱、石雕都頗為精美動人。當我走到大殿旁,仰看殿內隆穹,在昏暗的光影裡望見眾人頭,人間眾生瞬時在腦海裡浮現,自身暫時抽離而縹緲,一忽兒,發現那些繁多的人頭,原來是許許多多木雕。那應該是虔誠信徒的奉獻,是一代接續一代的香煙,集合家家戶戶的願心,一點一滴一磚一瓦捐獻而來的,想到這裡,心中不禁十分感動。最後,我走回大殿,感懷著虔敬的心,仰望寶相莊嚴,而神明在飄動的香煙中微笑著。

(本文選自2012.3.23人間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