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101.10.16

 

佳文共賞 景文圖書館提供101.10.16

秋聲╱秋天裡的春天—作者:殷穎


  

  沿著海邊金門大橋對岸的山徑往上走,時序已是九月末梢,但陽光卻還明媚但不驕炎,天藍得不能再藍,是那種深情貼心的藍,奼紫嫣紅由山徑上不斷在眼瞼中映現,一朵朵紅豔豔的玫瑰,一球球粉濃濃的薔薇,從路旁籬笆裡探出來,伸手輕觸一下,分明都是真的,花香瀰漫了秋徑,真將我弄糊塗了,這到底是秋天?還是春天?抑是秋天裡的春天?

  「涼秋九月,塞外草衰……」李陵筆下愴楚的寒秋,也是我故鄉北國九月的寫真,此刻風正蕭蕭,葉正飄飄,大地一片肅殺;紅葉、衰草才是秋的本色,但這裡卻還在鋪陳著彩色的錦繡,是否造物者將時序弄顛倒了?是偶然的筆誤嗎?

 

   我吟著陶淵明的〈秋興〉田園詩,腳下卻踏著尋春的芳草,田園詩句似乎由秋調轉成了春韻。

 

  天與海水在比賽誰的顏色更藍,湛藍的海水使我想起了,某日晚間在威尼斯水巷中走進一間小店,買了杯藍莓榨成的飲料,那種藍色與酸酸的甜,像極了崖下海水的顏色,真想探臂舀一杯嚐嚐,可惜手臂太短搆不到。

 

  棉絮般的白雲湧向金門橋,雲朵將橋身淹沒了,只留下橋尖上的一點點朱紅,幾架相機都支在岸旁,攝影者們正在凝神專注地按快門,要勉強留下白雲與橋頭的身影。

 

  松鼠在枝上看得發呆,似乎忘了啃食,困惑於爪下的松果是春果還是秋實。呵,對了,白雲應可作證,只有深秋,海上才會湧起成堆成堆的白雲,但又可能是一場美麗的誤會嗎?

 

  誰管它是春天還是秋天,反正松樹都是一樣的綠,我沿途撫松而歸,竟沾了滿手的松香,久久不能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