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102.5.14

 

佳文共賞 景文圖書館提供102.5.14

清晨—容乾(本文選自容乾詩文集《無眠的曠野》


 

 群巒起伏的遠方恣情地渲染著潮濕的記憶。期待中,地平線披著無人揭露的企圖勾勒隱約的原野。是這般深情的綠葉呵,反映陽光每張古老歡顏的同時,不知疲倦地凝視著,凝視著心懷那雨的精魂顫動來自星河的點點傳說。久被人間喧囂封鎖的美麗和寧靜,從幾片苦苦等待的喉嚨裏釋放出這一刻的永恆。

 

   終於,微風別了紛亂的思緒,灑下一路相思的雨花,悠悠的飄向林蔭深處去探望一個黑魅魅的酣夢……,儘管啟明星已經完成了對黎明的囑託。

 

  可是,我親愛的朋友啊!假如往事早已改變淅淅瀝瀝的小雨般的音符,別忘了讓更生醒的輕舟真誠地道一聲珍重,好告別沒有激情的港灣。

 

  曾經無數次仰望四季,都只有這春天最好,也最是擁擠。但,並非如許時空都無奈何生命的奇蹟。因此也不是所有的心靈都能夠說——黃昏,黃昏,這美麗得使人潸然的黃昏呀,深孕著被早晨遺忘的可愛。又彷彿擔心跟我們一樣年輕的憂傷會輕率地佔據可愛的黃昏,突然醒悟般地我們一次又一次歡呼擁有開闊地。

 

  即使斜風橫雨還絮絮叨叨地纏綿著昨夜的窗戶,逼得幾許相契於天涯的詩魂躲在庭院的寂寞裡歎息,蒼涼古意乘機吞噬曾得寵於想像中的綠苔。這又如何不教我折疊一片紅帆,於靜默中聆聽陣陣洶湧在心頭的蔚藍的召喚呢?

 

  就這樣,縱然是在這失去旅伴,失去安慰的片段,我仍悄悄的開拓著色彩。然而,最早報告的依然是那黑燕,剪一路金風,銜幾串北方冰釋的希望俊逸地掠過我清冷的田野。於是,我又欣喜,又雀躍,又深深地相信

 

  便是那清霜漁火的淒涼,也定似孤漠長煙只贏得你深沉灑脫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