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103.9.23

 

佳文共賞     圖書館提供103.9.23

笑,美的延伸──作者:劉靜娟


  

  我對笑聲似乎特別敏感。幾次隔鄰辦公室傳來一串清脆的笑聲,總使我停下工作,諦聽。我倒也沒有馬上好奇地跑去查證什麼樣的人有那樣笑聲。年輕女孩是不用說的;清秀,大概也是。我只是認真琢磨著,後來我找到ㄧ個我自己很滿意的對那笑聲的形容:水梨一般的笑聲。

 

  我也聽過像蘋果一般的笑聲,也脆,但比較硬。也不如「水梨」式的那般輕甜。

 

  有個同學的笑聲是帶糯米香的,有些黏,但不膩。

 

  有個同學愛笑,卻常不敢大笑,緊閉著嘴,一邊瞇眼閃笑一邊說笑,使他已入中年的臉像戴荷葉邊娃娃帽的小嬰兒。

 

  有個同事,大概因為有唱歌的好嗓子,笑聲也帶著旋律,輕快飛揚,叫人想到:如歌的行板。

 

   有個朋友,開車非常剽悍,跳舞非常靈活,連笑聲都非常「生鮮」,是那種大剌剌管他三七二十一的自信的笑;聲音嬌亮,像女高音調嗓子那般一路拔高,再加幾個裝飾音。聽她笑,別人常跟著忍俊不住。

 

  有兩個事業型幹練女子,外表搶眼口才犀利,帶侵略性格的氣質使我寧可「保持距離」。但是聽了她們的笑聲,我的「防禦工事」便瓦解了。其中一個的笑是「胸無城府」的音質寬厚的朗聲大笑,一個是「管他什麼公共場所、管他什麼形象,我就是要笑」的大笑。我有時不免懷疑,她們的笑聲對她們的成就也是一向很大的助力。

 

  最近去了一趟歐洲,搭的是長榮直飛維也納的班機,機上國、臺語發音和親切的服務的確使人印象深刻;但十幾個小時中最吸引我眼光的卻是空服人員的笑。

 

  空服人員是現在的稱謂,以前我們習慣說「空中小姐」。這四個字代表著青春美麗、新潮時髦,是很多女孩嚮往的職業。而這回我看到的空中小姐—空服人員,說實話並不是個個都有可以站到伸展臺上的身材和容貌。有幾個只是平凡的「鄰家女孩」。可是她們笑得自然,笑得明亮,煥發著年輕的美麗。同行中有位朋友知道她們的背景,說有數人原在長榮海運工作,公司要成立航運,徵調他們去受訓、飛上天空。朋友如兄長誇自家弟妹般地說她們:「以前看她們ㄘㄚˊㄅㄧㄝˊㄘㄚˊㄅㄧㄝˊ(生硬不溫柔)哩,想不到現在變得這麼甜蜜可愛!」

 

  也許是經過調教,也許是工作性質的改變,也改變了她們的氣質和容貌?有少數幾個,尤其笑得既端莊又親和之使我預見她們會成大器。

 

  飛機是「國土的延伸」,這些空服員明麗的笑容使我不時歡喜地回報以欣賞的微笑,並且很有民族自信地揣摩著同機老外們的觀感。

 

  笑,誠懇的笑,可以美化外貌與性格,可以潤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可以彌補語言之不足。日前亞太影展曼谷團代表的一段話不也引起大家一陣會心的笑?

 

  他是這麼說的:

 

  「如果大家在路上看到曼谷代表,請和他們打招呼。如果他們只是微笑,就表示他們不會說英語。」

 

  也許我們可以說,笑是美與感情的延伸,像飛機一樣可以飛得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