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104.4.21

 

佳文共賞  圖書館提供104.4.21

漂流木的獨白(本文為99年大學學測國文佳作原卷)


   

    我是頂天立地守護,千年的執著札根於此;我是一柱擎天,千年的睥晲群倫矗立於此。

 

  山坡是我的眠床,白雲是我的依偎,土地是我的愛戀。從一顆隨風而飄的種子長成今天壯碩雄偉的我,一圈一圈暈在肉體的輪廓記載我的每一個春夏秋冬。我是和大家在林子裡遊戲的,快活的自在著……。直到那一天,風雨交加,似有隻巨大的野獸蜷伏著,伺機而動,不一會兒,射下千萬隻傲人的冷箭。我和大家手勾著手,使勁地將腳往地下伸,咬著牙,瑟縮成一團,無奈迎面的風雨依然刀下不留情,一刀正中我的腰際。

 

  不知道怎了,腰是微微疼著,身是輕輕浮著。回首家園,那是我曾經美麗的眠床嗎?上看曾依偎的白雲,怎麼如此面目猙獰?記得以前聽過老樹們的傳說,說風雨來的時候,委低身子,大家靠在一起就可以度過了。可是今天怎麼是如此田地?是我不夠虔誠?還是人類太貪心?前陣子掰去山坡的腳踝,前年挖掉山坡的毛髮,大前年剝去山坡的外衣。難怪呀難怪!鳥兒都不再來歌唱,蟲兒不再來探訪。我的家園必須年年遷徙,向內向內再向內移,我都快無立足之地了!

 

  半身浸在水中,我想起那些往事。我怨恨、憤慨,但卻無能為力。我知道我從山坡上滾下來時,壓到好幾戶人家,碾過好幾片沃田。但,親愛的人類,我很抱歉也很憤怒。大自然明明是環環相扣,號為萬物之靈的你們卻藐視這些信條,今天我們一起付出代價了,我沒能守護家園,但,親愛的人類,是你們的予取予求使我失職。心灰意冷了,這樣的姿勢罪惡還要承受多久?這時我聽見有人來了,是來救我的嗎?怎麼微微聽他們口中說出「林務局的……漂流木……可以拿去賣錢……。」

 

  我自認是安土重遷的。想念以前的美好呀!如今我名符其實地變為一棵沒有年輪的樹,再也無法計數,計數離家的時間和方向。我,不再是頂天立地,只是卑躬屈膝,不再是睥晲群倫,只是苟延殘喘,因為,我只是一株躺在海邊,手無寸鐵的漂流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