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景文高級中學

歡迎光臨ePage測試網站
主選單

104.5.5

 

佳文共賞   圖書館提供104.5.5

在文化的長河中—司馬中原


 

    我們這些穿經時空而做短暫存活的人類,面對著無限奇奧的時空,在精神感受上總是極為複雜的,總希望用奮鬥的創建去擴大生命的亮點,去做為一盞千古常明的燈。在創造新事物的同時,又為若干古老得即將消逝的事物抱著深深的緬懷,明知那種訴諸情感的緬懷與事實無補,而在精神意義上卻是深長的。有一天,當我們所創建的一切即將在時空中消逝之際,後世的緬懷又何嘗不是一種可以想像的慰安呢?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從這兩句簡單的俗諺。不禁使人仰佩老古人確實是聰明的,實際上,變幻和滄桑,何嘗不包含著永恆的另一種意義呢?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無憾月常圓,苦短卻又多情的人生,復能比得天月何?但願我們就這樣簡單的懂得生是過程,死是完成,那麼我們就已包納在永恆之中了。

 

    想找個人談禪嗎?訴諸靈悟的禪是談不得的;有屬於無,無中方能生有。朽即是不朽,無朽何能不朽?也許這對世俗而言都是痴人的夢話,還是讓我們平實一些,面對著眼裡所能見到的滄桑吧!

 

  長城被剝蝕了,歷代修補過的長城,已非原有的長城;金字塔傾塌了,重新建造的金字塔亦非原有的金字塔;而人類珍視古蹟,緬懷古物的心胸並不因此而略見消減。這種充滿無奈的愚誠,也許正是生命價值之所繫吧?今日的創造又何嘗不是明日的歷史!不知怎麼的,說它是懂也好,悟也好,痴也好,愚也好,我的生命就這麼自自然然的傳統起來,在禪與實之間,點起一盞微如螢光的燈,自慰於它雖光亮微弱,總也是燈;能映出自己的眼眉要比全盲好些吧?即使如此,也難為了我這識小的愚者了!

 

賞析:

 

  人往往在汲汲營營於眼前事物時,忘了後退一步看世界、看歷史,偶而夜深人靜,才赫然感到「渺滄海之一粟」,不禁就「哀吾生之須臾」了,這驚懼震撼之劇,總讓人懷疑自己到底為什麼而忙!作者在生死的必然定律下,試圖從自我價值之中找到出路。

 

    文章從後世看今生的角度,指出後世的緬懷或許正是支撐今生繼續的動力;而一些人在短促生命的茫然中,想用禪來求解脫,其實仍救不了這痴心的靈魂,於是作者筆鋒一轉,看到一向珍藏的古蹟仍受到世世代代的景仰,了悟到一己之力也是一種不容忽視的痕跡,便也釋然了。回看諸葛亮忠心不悔的一生,大概就是看破這層了。